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红色之旅 查看内容

韩丁:纪念毛泽东(1976年)

2017-12-17 09:28| 发布者: 红色智慧| 查看: 183| 评论: 0|原作者: 韩丁|来自: 参考消息

摘要: 毛泽东伟大的足迹深深地印在我们时代的历史上,这些足迹同他对人民的贡献一样深厚。我们怀念毛主席,非常沉痛地怀念他。

                                         韩丁:纪念毛泽东  
                              美中友协会刊《中国和美国》1976年9—10月号 
                                            参考消息1976年12月26日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在中国河北石家庄郊外横跨一条河流的废铁路桥上,我从叶剑英将军的司令部走出来,坐在没有轨道的桥上休息,从口袋里掏出第一本英文版的毛的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本书是一个朋友刚送给我的,我是想休息几分钟,看几段。           

       几小时以后,太阳落到太行山下,我发现自己还坐在同一个地方,看得象着迷了似的,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书上闪耀的字字句句使我越看越激动。尽管夕阳西下,暮色降临,但是由于我心潮澎湃,急切追求光明,整个世界好象越来越明亮了。我所体验到的思想和感情的奔放至今记忆犹新。毛的话在当时的作用是揭示了形势的全部真实面目。           

       我是北方大学的英语教师。九月,国民党傅作义将军命令一支骑兵突然从北京南下。如果不加以阻挡的话,它可能在一、二天内踏平我们的校园。一天下午,在通知下达后三个小时,整个学校悄悄地撤走了。           

       当我们在黑暗中急速南下时,在朦胧中有一支人民武装插过,他们以一列纵队向相反方向走去,他们数千人、数万人通宵寂静地行军。忽然传出话来说传作义的部队逃跑了。他们为了保命向北疾驰,庆幸能活着逃离他们在这块平原上的突出地带。          

       这是一次典型的反围剿战——“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但是,在这木书里,不仅把围剿和反围剿叙述得连儿童都能理解,而且在事先就一步一步、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描述了革命战争的全过程。在我阅读毛的著作的时候,以下各点都找到了答案:敌人的骑兵迅速南下,人民解放军后撤等待时机,没有自卫能力的单位,如学校和医院,迅速地到离得很远的安全地区,武装的人民象汹涌的潮流一样涌现出来,在毛泽东选择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一场不可避免的歼灭战。这样,傅将军的骑兵夹着尾巴逃跑还有什么奇怪的呢?           

       围剿、反围剿、围剿、反围剿——这是中国革命战争的运动规律。敌人逐渐削弱,人民力量逐渐壮大。然后,壮丽的一天来到了,整个力量对比发生变化,量变引起质变,运动战代替了游击战,包围城市,解放城市,北方取得胜利,南方取得胜利,最后全国取得胜利!           

       毫无疑义,这是真理。我曾经亲身经历过这一些具体现实,感到迷惑、矛盾,毛把零零星星的具体现实集合起来,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它不仅说明过去和现在,而且也说明将来。现在我有一种大大解放和力量无穷的感觉。           

       当我最后看完这本书,重新踏上回家的路途时,我似乎没有花多大劲就轻松地穿过了高粱地。我走完剩下的六英里就象只走了几百米似的。           

       我较详细地描述了这些,是因为我认为这是成百万、成千万中国人民在阅读毛的这本或那本著作时所共有的感受。在学习毛的《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时,我看到我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有过这种感受。这次讲话是一九四八年华北土改运动的转折点。           

       我作为观察员参加了山西东南潞城县朗博村的土改,并出席过全县号召学习和应用毛的这篇新文章的会议。每个参加会议的人都感受到它的巨大影响。   他们作为工作队的成员,几个月来一直在努力解决他们所分配的那些村庄的问题,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觉得,他们的工作遇到了挫折,而原因仍不清楚。毛的讲话拨开迷雾,指出,问题的核心是对当地的形势进行了不现实的估计和对整个土改问题采取了错误的态度。           

       当毛指出,首要的目标是摧毁封建的土地所有制,而不是(侵犯民族资产阶级,地主富农经营的工商业,侵犯中农、独立劳动者、自由职业者和新式富农)使每户农民马上就富裕起来时,绝大多数人几乎立刻认识到,这确实是问题的关键。他们强烈地感到如释重负,同样强烈地感到个人对于毛的感激的心情,因为毛那样清楚地揭示了当时社会现实的本质。           

       我了解其他干部的心情,因为我参加了土改工作队的工作,并且希望工作顺利,我有同样的感觉。好似毛从我们背上搬走了一块大石头。一下子我们能够直立起来了,远望整个地平线,追溯我们走过的曲折道路,接着的是我们现在必须大踏步走的笔直的康庄大道。毛不是把我们看成不称职的笨蛋,不能进行有效工作的人而摒弃我们。他鞭策我们承担更大的任务和象他所能做到的那样掌握社会发展的规律。这是一种令人深受感动的体会,凡是经历过的人都无法忘怀。           

       毛决心献身于人民的事业,这种决心产生了使他能掌握现实的客观条件。此外,他是从一开始便参加有组织的改造世界的事业的。他首先是作为中国人民革命运动的一员,以后作为主要领导人,能够在实际斗争中集中亿万人民的经验,进行总结,得出结论作为行动的纲领,在实际斗争中检验这种纲领,使这种结论更加完善,然后再把它们付诸实践。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斗争一团结,团结—斗争,这种过程贯穿他的一生。           

       毛当然具有伟大的天才,但是,不是单靠天才,而是天才同深入到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每条街道和村庄的伟大群众运动相结合,从亿万行动起来的群众的经验中吸取他们行动的教训。毛的思想是中国人民几十年革命经验的结晶。它也是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应用到中国的一些问题上,也就是把世界工人阶级的领袖在著作中总结的世界工人阶级所有革命斗争的经验应用于中国。这些情况结合在一起对吸取经验和理解它的意义起了很大的作用。毛在这方面是能够精通地发挥和运用的。           

       在我看来最了不起的是,毛泽东生在上一世纪结束的前夕,他在理解世界和领导亿万人民改造世界方面,不只是在革命的一个阶段,不只是在世界历史的一个时期,而是在革命的几个阶段,在世界形势发生几次大变动的时期,经过本世纪中叶而直到今天,都起着如此关键性的作用。           

       毛不仅领导民主革命取得胜利,而且立即投入社会主义革命。他使这场革命在经济上取得了其它任何国家从未取得过的成就,然后发动了文化革命,改革中国的文化、思想和学校,使它们适应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最后在一九七四年,在毛八十岁的时候,他提出通过揭露、限制和逐步取消中国在所有制、生产中人与人的关系以及分配制度中仍然存在的资产阶级法权,巩固和发展工人阶级政权的全部问题。      

       在阐述资产阶级法权时,毛指出了社会主义社会产生新资产阶级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指出在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整个时期,一直存在着激烈的阶级斗争。毛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说:“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从这点出发,毛发动了对中国的未来和世界的未来极为重要的斗争。在他逝世的时候,他是站在全人类的最前列。           

       这在中国国内是如此,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也是如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毛第一个看到,华盛顿发动的冷战不是真正针对莫斯科的,而是为了征服美国和苏联之间所有其它地区的。当时,他号召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反对美国的侵略。在五十年代,毛第一个看到苏联新领导人放弃了革命,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随着俄国发生了质的变化,从社会主义变为社会帝国主义,毛提醒全世界注意,并采取决定性的步骤努力防止这种情况在中国重演。           

       毛估计到世界由于苏俄帝国的兴起而出现的新的战略形势,提出三个世界的理论。他号召发动第三世界,团结第二世界愿意斗争的人们,组成包括所有国家和人民在内的反对两个超级大国的统一战线。           

       最后在七十年代,毛清楚地预见到美国入侵越南会遭到失败,美国的手伸得太长了,美国人民不会轻易地被引导走上在国外进行新的军事冒险的道路,美帝实际上正在衰落,处于守势。同时,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正在发动攻势,它以巨大的军事力量为后盾,想方设法重新瓜分世界。这难道不是世界力量对比又在酝酿一次重大的战略变化吗?      

       毛开始提醒一切愿意听取意见的人们注意我们时代最重要的新情况,那就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已经成为各国人民最危险的敌人。这使世界的每一个斗争进入新的阶段。这使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决不能前门拒狼,后门进虎”成为毛对所有争取解放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忠告。           

       毛考虑到这一点重新评价了重新武装日本的问题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欧洲的防御作用问题。毛从长远的观点出发,提出由所有国家和人民结成一条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的可能性,这就是,在每一个历史时期,集中力量反对主要危险,调整同次要危险之间的冲突和分歧,以利于共同的行动,直到主要危险被击败为止。那些不能理解这种战略的人应该去看看毛关于抗日战争、统一战线和人民力量在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的著作。           

       毛泽东伟大的足迹深深地印在我们时代的历史上,这些足迹同他对人民的贡献一样深厚。我们怀念毛主席,非常沉痛地怀念他。 
原文题目:纪念毛泽东  作者:韩丁 
原载:纽约美中人民友好协会刊物《中国和美国》1976年9—10月号 
翻译转载:参考消息1976年12月26日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