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历史回顾 查看内容

香椿树 /: 揭秘"紫石英"号事件:国共两军竟同时炮击英舰的传言

2017-12-30 11:33|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575| 评论: 0|原作者: 香椿树 |来自: 香椿树

摘要: 转贴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帮助理解国家之间的战争为什么不会因为偶然的“报复”原因而发动。 有人非说卢沟桥事变鬼子全面侵华是应为刘少奇指挥地下党杀鬼子给了日本鬼子全面侵华的借口。 另一个要说明的观点是, 战争的 ...

转贴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帮助理解国家之间的战争为什么不会因为偶然的“报复”原因而发动。 有人非说卢沟桥事变鬼子全面侵华是应为刘少奇指挥地下党杀鬼子给了日本鬼子全面侵华的借口。 另一个要说明的观点是, 战争的起因并不一定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意志, 底层军官多数都有冒险倾向, 即便高层清醒不同意,底层也会冒险, 而高层会根据底层军官冒险的结果调整政策。  鬼子在918之前是不准其军官挑起战争的, 因为鬼子的关东军人数与装备都比东北军差一个数量级, 鬼子国力虽然整体强于中国, 但是局部军力无法展开, 物资后勤也无法支持全面侵华。

但是关东军冒险炸死张作霖,再冒险攻击沈阳北大营,本来没有可能成功的, 可是遇上了张学良蒋介石这俩自以为聪明的渔翁,竟然把东北拱手相送, 日本鬼子就占领了前进基地, 可以堂而皇之地增兵,有得到了东北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森林煤矿外加百万计的奴隶, 到了1937年日本就攒足了侵略中国的资本。 中国 军队全处于弱势, 全面侵略已经不可避免了。

紫石英炮战如果遇到蒋介石张学良, 也可能演变为918, 在演变成卢沟桥, 在演变成南京大屠杀的。另外一个例子, 如果没有长津湖和上甘岭,驻军鸭绿江边的麦克阿瑟 难道没有士兵演戏丢失的机会吗?  朝鲜战争之前美国总统明确警告麦克阿瑟谨慎 行事不要接近鸭绿江, 而麦克阿瑟明明知道中国出兵依然毫不犹豫地挺进鸭绿江。 918事变之前 日本高层明确反对东北动武,军官冒险炸死张作霖之后的日本胆战心惊害怕东北军报复。

蒙哥马利在中国最虚弱的1960年访华的, 在中国最黑暗的饥荒年代访华。其他信息读者慢慢体会, 我想说 的是英国在解放战争中曾经比美国还积极地介入内战, 英国军舰被解放军的岸炮无情打击最后借助 民船与夜幕掩护逃出长江, 这次是共产党“主动攻击”得罪了大英帝国, 可是, 大英帝国竟然是西方 阵营中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 不要与中国军队开战的结论不仅仅是60年中国最虚弱的时候访华得出的,英国军舰被炮轰的原因至少 占一半。 至于国民党个别炮兵偷偷打英国军舰也有可能, 但是, 炮战之初期国民党炮兵是掩护英国军舰,偷袭解放军的。 所以, 战争从来不缺借口。


————————————


揭秘"紫石英"号事件:国共两军竟同时炮击英舰

英国人在转运伤员(资料图)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即将横渡长江之际,发生了一件轰动世界的事件--在长江中游弋的英国军舰"紫石英"号与长江北岸的人民解放军炮兵展开炮战,"紫石英"号遭受重创,3艘英舰先后赶来救援,也被击伤。长期以来,介绍1949年这场中英炮战的文章大多语焉不详,而且往往把历次炮战彼此混同,使人难知真情。本文将详细介绍这次炮战的经过。

无视警告,"紫石英"号挨炮搁浅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屯兵长江北岸,集结在西起九江、东至江阴一线。当时,美、法等西方国家眼见解放军兵临长江,渡江大战爆发在即,都知趣地纷纷在战前将自己军舰撤出长江,只有英国军舰倚仗着皇家海军昔日海洋霸主的地位,仍然高挂米字旗在长江中耀武扬威。

"紫石英"号的航线,正横在解放军东路军即将渡江的江面。此时,东路军的35万大军正整装待发,不允许即将强渡的江面出现帝国主义列强的军舰,因为当解放军万帆竞渡之时,如果这些军舰同国民党军舰一起开炮,将会使渡江部队遭到重大损失。因此,当4月20日晨"紫石英"舰驶过江阴,进入东路军即将横渡的江面时,江北岸的三野特种兵纵队炮1团1营,在8时30分鸣炮警告,要其退出战区。"紫石英"号闻炮后,虽然在舰尾展开英国国旗表明身份,但仍毫无顾忌地继续前行,并且将炮口转向解放军阵地瞄准,摆出随时还击的架势。

这无疑是挑衅的举动,说明"紫石英"号舰长视中国人民为可欺,以为大英帝国的军舰可以无视主人的警告,在中国长江上任意航行。据说,"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少校此前曾对外放话说:"解放军最后通牒是4月20日撤离,我偏要在这一天上行,看中共能把我怎么样!"英舰如此举动,无疑是自找挨打。但解放军官兵见是外国军舰,由于未接上级命令,没有马上采取强硬措施。

当时,东路军由叶飞第10兵团和陈士榘第8兵团组成,两大兵团横亘在西起金河口东到江阴的长江战线,东面是第10兵团,西面是第8兵团。"紫石英"号从江阴出发,首先进入的是第10兵团防区,但此时天尚朦胧,因此该舰未引起注意,直到进入第8兵团的渡江地段才被发现。三野特种兵纵队配备第8兵团的是炮1团(美榴炮团)第1营和炮3团。"紫石英"号对特纵炮1团1营的鸣炮警告置若罔闻,扬长西进,在9时30分到达镇江的三江营附近江面,即特纵炮3团江面水域。

这里正是东路军选择渡江的主要地段。三江营在扬州东南20公里,此处港汊众多,大运河在扬州和镇江间穿越长江,因此这一带的地形便于步兵扬帆起航,而对岸平缓的沙洲,又是理想的敌前登陆场。陈士榘理所当然将这里作为渡江的主战场。特纵炮3团团部率两连兵力进驻这里,准备以火力支援步兵渡江。这两个连是该团1连(拥有日式105毫米榴弹炮3门)、7连(拥有日式75毫米野炮3门)。与英国军舰的第一场炮战就在此发生。

这场炮战的前一天,炮3团团长李安邦和政委康矛召曾召集团里的干部们研讨明日可能发生的敌情和应采取的对策。当时有的连长提出,驶进长江的外国军舰凡不听下游我军的警告继续上闯,则我们可以不再警告,径直射击。会议着重研究了如何打击军舰,决定在对敌舰射击时,以位于各连中央的火炮为基准,施行齐射,并运用交叉火力,争取首射命中。鉴于榴弹炮对装甲目标射击效果不佳,决定榴弹炮弹用全装药,以加强射速和穿甲力。

现在,"紫石英"号竟然不顾下游解放军的警告,继续上驶。炮3团7连官兵忍无可忍,连长下令向英舰开火。另有一种说法:"紫石英"舰非但不理会下游解放军的警告,且开炮向北岸的解放军步兵射击,引起了炮3团官兵的愤怒,才触发了炮战。因此首先炮打英国军舰的,并非是叶飞的第10兵团,而是陈士榘的第8兵团。

炮3团的火炮怒吼之后,英舰也开炮回击。斯金勒曾轻蔑地认为:"中国人是不敢向外国军舰开炮的!"遭到炮击之后,他仍然不把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当一回事,下令"全舰加速!全力开炮还击"。

大江上顿时水柱涌起,炮烟弥漫。据守长江南岸的国民党军炮兵见双方交火,也仗洋兵舰之威,向解放军阵地开炮射击,以火力支援英舰。

"紫石英"舰拥有6门102毫米主炮,与解放军参战火炮数量相当,且口径和射速占优势,但由于该舰当时行驶的角度,只有后生炮能够有效还击,难以发挥火力。而解放军炮兵作战勇猛,射击准确,英舰很快落在下风,连吃30多发炮弹,舰身、甲板、炮塔、指挥台、轮机舱等处均中弹,左舷前部吃水线下被炸开一个大洞。

炮3团7连的日式75毫米野炮口径虽不如1连的日式105毫米榴弹炮,但属于加农炮,对军舰的打击比榴弹炮有力,两发炮弹直接命中舰桥,骄狂的"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少校和他的副舰长威士顿上尉两人都重伤倒地,操舵兵当场被炸死。不可一世的"紫石英"号此时威风顿失,忙不迭地将白衬衣当作白旗挂起。南岸狐假虎威的国民党军一见洋舰屈服,也连忙偃旗息鼓,停止射击。解放军炮兵遂停止开炮。

"紫石英"舰一见我军炮火停止,赶紧掉转船头,向长江南岸国民党军阵地方向仓皇而逃。但舰上的中国领航员已在炮战中身亡,该舰既不熟悉江中水路,又慌不择路,加上驾驶台被炸后军舰航向失控,结果一头闯入浅水区,在距解放军阵地西南约7000米之处搁浅。

坐困浅滩的"紫石英"号虽刚在炮战中败阵,舰身洞穿,却还不忘摆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威风,惊魂甫定之后,便降下白旗,重新升起米字国旗,结果又招来解放军猛烈的炮击,军舰周围浪柱四起。此时的"紫石英"号动弹不得,成为解放军炮火的活靶,眼见难逃毁灭的命运。

该舰慌忙再挂起白旗,由于担心对方因硝烟弥漫看不到白旗,竟一连升起3面,解放军才停止炮击。这是中英作战史上英国人第一次对中国军队打出白旗。事后英国人为了大英帝国的颜面,否认"紫石英"号曾挂出白旗,说中国军队当时不知因何原因停止了炮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据后来英国公布,在这场炮战中,"紫石英"舰亡17人,重伤20人,有60人泅水登岸,乘火车逃往上海。后来该舰在检修时,发现弹药舱内有一发未爆炸的75毫米炮弹(为炮3团7连的日本94式野炮所射),令舰上水兵吓出一身冷汗:若这颗炮弹爆炸,"紫石英"号必沉无疑,该舰官兵将多数葬身鱼腹。

当时解放军的炮弹多缴自国民党军,由于解放军没有装甲部队,因此国民党军很少配备穿甲弹,这就造成了解放军的穿甲弹不足;而榴弹只装触发信管,命中目标表面立时爆炸,因此解放军命中英舰的炮弹穿进内部爆炸的很少,都是在英舰表面开花,虽然使该舰上层建筑受到严重破坏,却未能将其击沉。

驰骋来援,"伴侣"号再遭痛击

"紫石英"号重伤搁浅的消息传出,正在南京江面的英舰"伴侣"号慌忙急驰镇江,救援"紫石英"号。

下午1时半,"伴侣"号军舰赶到三江营。在"紫石英"舰已经打出白旗的情况下,"伴侣"号却未与解放军通信息,而企图用武力解救"紫石英"号。当该舰靠近"紫石英"号,企图将其拖出浅滩时,解放军炮3团7连的日式野炮,当即向其炮击。"伴侣"号连中5发炮弹,被迫赶紧下驶,以躲避呼啸而来的炮火。但这艘军舰相当狡猾,很快窥见了炮3团7连火炮射击的死角。

当即向其炮击。"伴侣"号连中5发炮弹,被迫赶紧下驶,以躲避呼啸而来的炮火。但这艘军舰相当狡猾,很快窥见了炮3团7连火炮射击的死角。

当时,解放军在痛揍"紫石英"号之后,只注意防范下游上海方向的英舰前来报复,却没想到上游南京方向会赶来一艘英国军舰,因此火炮对"伴侣"号形成较大死角。"伴侣"号立即利用这一点,掉过头来,沿着7连火炮的射击死角上驶,向7连火炮阵地连连发炮攻击。"伴侣"号的4门114毫米火炮,口径超过美式105毫米榴弹炮,火力很猛,当即将7连的3门日本94式75毫米野炮击毁2门。

7连官兵在英舰炮火下伤亡7人,其中6人牺牲。"伴侣"号驱逐舰见7连火炮阵地沉默下来,得意洋洋地再次向"紫石英"舰驶近,但是炮3团1连的日式105毫米榴弹炮立即向其射出复仇的炮火,长江北岸的解放军步兵部队也以37毫米战防炮向"伴侣"号猛烈射击。"伴侣"号见状,连忙拉开架势,以全部火力进行还击。此时,火力的优势在英舰一边,因为7连的野炮已被大部摧毁,步兵的37毫米战防炮只能打薄装甲的轻型坦克,对军舰的坚厚装甲无能为力,此时解放军主要依靠1连的3门日式105毫米榴弹炮对英舰作战。

榴弹炮是曲射炮,不适合打军舰这样的移动装甲目标。"伴侣"号战舰的4门114毫米主炮,无论数量还是口径,都超过炮3团1连的3门日式105毫米榴弹炮,而且射速快,短时间内就向解放军阵地打出300多发炮弹。但是,久经战争锻炼的解放军炮兵战士,毫无畏惧,越战越勇,炮弹不断命中"伴侣"号,打得该舰烟腾火闪。英舰的4门主炮先后被击毁击伤3门。舰指挥塔也被炮弹击中,舰长罗伯森海军中校负伤。"伴侣"号自知难敌解放军的神勇炮兵,逃往江阴。

"伴侣"号在逃跑途中,经过三野特纵炮1团1营火力控制的江面时,又遭该营美式105毫米榴弹炮的一顿痛击。这个营的美式榴弹炮是1947年在鲁南战役中缴获的,许多炮手是原国民党军第1快速纵队的官兵,经受过严格的美式训练,加上3年内战的历练,技术热练,射击精确。"伴侣"号此时已吓破了胆,开足马力,将航速提到29节的高速,向下游拼命逃跑,创造了自古以来长江上航行速度的最高纪录。

这场恶战,解放军炮兵英勇作战,击败火力占优势的英舰。榴弹炮是用来打固定目标的,难以对付高速移动的军舰。辽沈战役的塔山阻击战中,东北野战军虽有152毫米榴弹炮这样的重炮,但对海面上国民党军的"重庆"号和"灵甫"号这两艘军舰却毫无办法,只能听凭它们以炮火对塔山阵地狂轰。最后,从炮兵纵队调来了一个加农炮连,才将两舰击退。相对于"重庆"号和"灵甫"号这样的大型军舰来说,"伴侣"号驱逐舰体积较小,灵巧快速,榴弹炮更加难以命中。但解放军在这次作战中,却以性能落后的日本造105毫米榴弹炮连连击中敌舰,将它打得亡命逃窜,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最后较量,"伦敦"号大败而逃

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总司令部当天就接到了两艘军舰在长江与人民解放军交火并遭受重创的报告,当时总司令布朗特海军上将正在伦敦,副总司令梅登海军中将立即率旗舰--巡洋舰"伦敦"号,与在上海的"黑天鹅"号护卫舰会合,连夜直驶上游,企图以"伦敦"号掩护"黑天鹅"号将"紫石英"号拖出浅滩,救回上海。

"紫石英"号在解放军停止对其炮击后,迅速进行抢修,到当夜10时已抢修完毕。"紫石英"号随后抛弃包括10吨燃油在内的大量物品,减轻军舰重量,经几番努力,至次日凌晨终于摆脱搁浅。但该舰慑于解放军的强大武力,害怕逃跑会招致炮击,因此不敢逃窜,老老实实地停泊在距搁浅处约3公里的江面。

但正在上驶的"伦敦"号还没有这方面的教训。梅登海军中将从无线电中得知"紫石英"号已经从浅滩解脱,但并没有就此回头,另用外交手段争取"紫石英"号和平返回,而是率"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上驶,企图以两舰的强大炮火,压制长江北岸的解放军炮兵,掩护"紫石英"号沿江下驶回到上海。此时梅登已经获悉英国外交当局正与中共方面进行交涉,他完全可以等待结果,力争和平解决。但梅登自恃武力的强大,根本不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放在眼中,率舰队溯江而上,导致双方爆发更大的冲突。

"伦敦"号的火力远远强于"紫石英"号和"伴侣"号。后两者主炮分别只有102毫米和114毫米,而"伦敦"号巡洋舰的8门203毫米主炮,威力远远超过当时中国的所有野战火炮,包括最强的美制155毫米重榴弹炮。梅登海军中将正因拥有如此火力,才有恃无恐,以为此时还是英国军舰可以在中国江河任意横行,炮轰南京、万县的时代。他率舰上溯的这一天,正是解放军东路军大举渡江之日,而中路军在4月20日午夜已于芜湖渡过长江,南京已能听见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梅登明知解放军渡江作战已经开始,却在这个时候率强大战舰气势汹汹地直闯解放军战线,是对人民解放军的严重挑衅。

4月20日晚,"伦敦"号和"黑天鹅"号在江阴遇到逃窜至此的"伴侣"号。鉴于"伴侣"号在解放军打击下已完全丧失战斗力,无法再执行作战任务,于是梅登海军中将令其急赴上海抢修。4月21日晨,"伦敦"号和"黑天鹅"号离开江阴继续进发,不久到达江苏泰兴县口岸江面,进入三野第10兵团第23军的作战地域。

第23军是第三野战军一支军威赫赫的主力军。此时在该军的作战地域,配备有强大的炮兵力量,除第23军的炮兵外,还有特纵炮6团的两个美式榴弹炮营,共有山炮、野炮、榴弹炮50门。第23军发现英舰后,立即上报。8时30分,指挥东路军的粟裕、张震致电中央军委请示。由于解放军没有高频电话通讯系统,最高统帅部与前线部队之间的联系比较迟缓,毛泽东的回电当天傍晚才到,指示:"凡擅自进入战区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但如该外舰对我渡江在实际上无妨碍,则可置之不理。"但此时,第23军与英舰之间的大规模炮战已经发生。

渡江战役前,解放军高度警惕帝国主义可能以武力支援国民党军队。中央军委对渡江战役中外国势力主要是美国可能干涉的情况,进行了充分准备。当时长江南岸的国民党军几十万残兵败将根本无力守卫漫长的千里长江防线,解放军在渡江战役中之所以出动百万雄师,摆出牛刀杀鸡之势,并将第二和第三两大野战军紧密靠拢,互相支援,同时第四野战军的先遣兵团也迅速南下,就是准备万一美国武力干涉时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对付。解放军严密提防美军介入,却未想到在美舰望风而遁之时英国军舰却出现在长江上,第一线部队误将之当成美舰,因此进入紧张的战斗状态,炮战一触即发。

对这场炮战的起因,叶飞在回忆录中说,当时陶勇打电话给他,报告在第23军即将渡江的地段,有几艘外国军舰游弋不定,挡住他渡江前进的路,询问是否发炮攻击。当时东路军渡江时间定为当天下午,叶飞眼见大军即将启渡,便让陶勇通知前沿观察哨,用信号旗向军舰发出警告,要求对方离开,如果对方不听警告,就开炮驱赶。

解放军向英舰发出信号后,英国军舰非但不离开,反而将炮口对准了第23军阵地。叶飞得报后,怒发冲冠,下令开炮,于是一场炮战的风暴掀起。但是当年的我军参战人员提供了另外的说法:在发现英舰之后,统一指挥第23军炮群的特纵炮6团团长马达卫立即下令所属炮兵,尤其是英舰当面的炮6团1营3连做好战斗准备,于是23军前沿炮兵全部进入临战状态。

虽然当时指挥员并未下达火炮装弹命令,但被英舰的器张气焰所激怒的炮手们不待命令下达,纷纷装弹进膛。10时左右,3连1排2炮炮长梁学路不知是求战心切,还是误将英舰的锚链撞击声当成炮响,于是下令开炮。2炮首发之后,早已按捺不住的其他各炮也相继开火,一场壮观的炮战就此爆发。按照这种说法,前沿炮兵未接到命令,已先对英舰开炮。其实不论开炮是根据叶飞的命令还是来自炮兵的自发行动,在英舰不听解放军警告,拒绝离开战区之后,此时开炮理所当然。

众所周知,蒋介石政府是亲英美的反动政权,一贯得到英美的撑腰。在解放军进行强渡长江天堑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伟大战役之时,英国军舰作为不速之客闯入解放军渡江战线,横挡在解放军渡江大军面前,若不将其赶走,当解放军千帆万舻大举出动之时,这些军舰一旦开炮,将会危及解放军渡江作战的胜利。中外任何一位杰出统帅,在此情况下都会采取这种坚决行动。

第23军炮群的炮兵火力,比三江营的解放军炮兵要强大得多,当时投入对英舰作战的有8个炮兵连,共32门火炮,但是对英舰仍然不占优势。因为对"伦敦"号这样拥有厚装甲的巡洋舰来说,必须是大口径直射炮才能将其击沉。解放军作为直射炮的野炮口径太小,山炮和榴弹炮都是曲射炮,均无法给予"伦敦"号战舰以致命打击。而"伦敦"号军舰的8门203毫米巨炮的威力,是解放军参战部队前所未见的。

在当时,105毫米榴弹炮在西方是轻型火炮,而在中国战场却被当成重型火炮;150、152、155毫米榴弹炮是西方军队普遍装备的中型火炮,但在中国战场却是凤毛麟角;至于203毫米大炮,中国陆军部队更是闻所未闻,以致当时参战部队均将英舰的203毫米火炮误认为是155毫米火炮。炮6团1营教导员余斌回忆起英舰的炮火之强时说"从未听到过这么猛烈的炮声"。

当时"伦敦"号射来的1发1米多长的203毫米炮弹,准确击中了余斌所在的掩体,射穿掩体顶盖后,竟然又穿透厚达4米的江堤,直落到后面的麦田里,可见威力之大。幸亏这颗炮弹没有爆炸,他才得以幸存,但仍被倒塌的掩体压成重伤,他的通信员则当场牺牲。"伦敦"号和"黑天鹅"号还有14门102毫米火炮,而且舰炮射速快于陆炮,在炮战中更占优势。据英方统计,光是"伦敦"号在这场炮战中就发射了203毫米炮弹155发,102毫米炮弹449发,如此的火力强度是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从未遇到的。

但是,解放军参战部队的素质远比英军高,梁学路的2号炮发射的第1发美式榴弹,不偏不倚正中"伦敦"号的前炮塔,其余各炮的炮弹也纷纷麇集"伦敦"号和"黑天鹅"号。而"伦敦"号的大口径炮弹却大多飞越江堤,远远落在后方,未能命中解放军火炮阵地。但这些落在纵深地带的炮弹,却给正在进行渡江战前准备的第23军第202和第205两个步兵团带来重大伤亡。

当时作为渡江突击部队的第202团正召开准备大会,会场落下一发203毫米重炮弹,造成团长邓若波、参谋长王保哲等几十位官兵牺牲,团政委侯癸负伤。邓若波智勇双全,是陶勇心爱的干将,就在炮战之前不久,陶勇还刚刚与其谈过话。因此陶勇接到邓若波牺牲的消息,难以置信,悲愤万分。这时叶飞打电话来告诉他野司追查之事,陶勇怒火冲天地说:"有什么好查的,我最好的团长邓若波都让他们给打死了!"

激烈的炮战持续约4分钟,英舰已驶出解放军火炮射界,于是我炮火渐息。英舰误以为将解放军炮兵压制住,得意之余,加速前行,驶至北沙洲附近江面时,遭到第8兵团的特纵炮1团1营火力的拦击。炮1团1营曾以准确的火力,令英舰"伴侣"号丧魂破胆,落荒而逃,此时又在对"伦敦"号和"黑天鹅"号的作战中大显神威。营长李伦指挥该营,一气对英舰发射出72发炮弹。 "伦敦"号与"黑天鹅"号在大江中只能循航道进退,不比在大洋中能灵活行驶,加上与北岸火炮形成丁字形阵,难以闪避炮火,霎时两舰皆中弹累累。

一发美制105毫米榴弹命中"伦敦"号司令塔,该舰舰长卡扎勒上校当即重伤,梅登中将也被爆炸气浪震倒在地,洁白的海军将军服被弹片撕裂。"伦敦"号舰桥和上层建筑均遭严重破坏,舰内通讯中断。梅登中将见解放军炮兵火力如此强大,自知难以完成救援"紫石英"号的任务,虽然"伦敦"号巡洋舰的厚厚铠甲不惧解放军的中小口径火炮,但"黑天鹅"号和"紫石英"号却经受不起。于是,他下令放弃救援"紫石英"号,倒车后退,回返上海。

梅登中将的这一明智决策挽救了这3艘英国军舰,因为若"伦敦"号和"黑天鹅"号继续强行上驶,武力劫夺"紫石英"号,从而引起更大炮战的话,解放军渡江指挥部必定下令全力击沉这3艘英舰。当时解放军已掌握国民党军江阴要塞(要塞炮台的总台长是中共地下党员),这座号称"长江钥匙"的要塞,拥有远程要塞炮70门,加农榴弹炮30门,都是大口径直射炮,如果接到命令对英舰往死里打,这3艘英舰肯定全数葬身江底。

"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两舰在返途中再经过第23军炮群控制的江面时,又遭到解放军炮火猛烈痛击。令英军愕然的是,长江南岸国民党军桥头堡的炮兵也对其轰击。这次在第23军炮群与英舰作战时,附近的国民党军队最初作壁上观,后来也加入对英舰的炮击。

参加这场炮击的一位国民党军官日后说,国民党军队中多数人都有民族自尊心,痛恨帝国主义在中国的胡作非为,看不惯国民党内一些洋奴的嘴脸,他们见到解放军炮击英舰,都心里大感痛快,佩服之余,不甘落后,也纷纷加入对英舰作战。在国共两军炮火狂飙的打击下,英舰狼狈而逃。

4月22日,上海的《字林西报》根据来自英国海军的消息,公布了英军在这3起炮战中的伤亡:"紫石英"号死亡17人,重伤20人;"伴侣"号死亡10人,受伤12人;"伦敦"号死亡15人,受伤13人;"黑天鹅"号受伤7人。英国海军显然缩小了在炮战中的损失,因为据英国海军部后来公布,炮战中还另有103名官兵"失踪"。

英军损失的惨重,可以从指挥官的伤亡中看出:4艘英舰的8名正副舰长就有5名伤亡,其中炮战的肇事者"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少校因伤重身亡。解放军方面人员损失也较重,这是由于"伦敦"号和"黑天鹅"号同解放军展开炮战时,步兵正集结准备渡江,遭到"伦敦"号203毫米重炮的杀伤,官兵共伤亡252人。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1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