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红色之旅 查看内容

武 兵: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永远崇拜您!

2018-1-5 09:09| 发布者: 六鷁退飞| 查看: 424| 评论: 6|原作者: 武兵

摘要: 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永远崇拜您!——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武 兵 今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诞辰124周年纪念日。此前一天,是西方人过的洋节,所谓圣诞节,是纪念耶稣的。基督教的神话偶像,与我国的传统文化和政治 ...

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永远崇拜您!

——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武 兵

    今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诞辰124周年纪念日。此前一天,是西方人过的洋节,所谓圣诞节,是纪念耶稣的。基督教的神话偶像,与我国的传统文化和政治文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我国人民只知道,12月26日这天,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诞辰日,毛主席才是我国人民应该纪念的伟大人物。事实就是这样,道理也是这样。然而,自毛主席逝世后,由于修正主义篡夺了党和国家领导权,领导人一变,全国就跟着变了。变到哪里?变到资本主义。这样一来,意识形态就必然跟着变。非毛化、反毛化之逆风弥漫祖国大地。随之,“伟大领袖”的称谓也就在官方的文件、讲话和媒体中消失了。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在修正主义的统治下,马列毛主义被靠边站了,替代马列毛主义指导地位的新的“统治思想”出现了,那就是邓三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甚至五四运动被打倒的“孔家店”也被请出来捧场,帮助新的统治者吹喇叭抬轿子。而所谓“改变中国”的某某“设计师”、某某“核心”等大人物,经过一番梳妆打扮,也相继粉墨登场了。埋没多年的“伟大领袖”这一称谓,突然间又冒出来了。不过,被称为“伟大领袖”的,并不是毛主席,而是另有其人。对此,人们惊愕不已,引起众说纷纭。

    笔者就这个题目,谈点看法,并以此来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诞辰。

    无产阶级政党、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是离不开有经验、有崇高信的无产阶级领袖人物的。

    何谓领袖?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指:国家、政治团体、群众组织等领导人。这就是说,领袖的范围是广泛的,各种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不同阶级的政治团体和群众组织的领导人,都可以称为“领袖”人物。但是,可以称之为无产阶级伟大领袖的人物与其它阶级的泛泛的“领袖”人物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列宁对于这个问题,有着精辟的论述。他指出:“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通常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列宁选集》第2版第4卷第197——198页)列宁又说:“历史上,任何一个阶级,如果不推举出自己善于组织运动和领导运动的政治领袖和先进代表,就不可能取得统治地位。”(《列宁选集》第2版第1卷第210页)“只要千百万劳动者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跟随本阶级的优秀人物前进,胜利也就有了保证。”(《列宁全集》第30卷第402页)

    在一百多年的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了许多杰出的无产阶级领袖人物,他们中,最伟大的领袖人物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

    恩格斯称马克思是“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是“巨人”、“科学巨匠”,是“千百万革命战友无不对他表示尊敬、爱戴和悼念”的人,也是“当代最遭嫉恨和最受污蔑的人。”(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列宁称马克思、恩格斯是“全世界工人阶级的领袖……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伟大功绩”,“无产阶级两位伟大的导师”,是“久经锻炼的革命家。”“整个文明世界中最卓越的学者”。(《列宁:论马克思和恩格斯》单行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5、37、43页)

    斯大林称列宁:“是现在世界上最强大最锻炼有素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列宁“是劳动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列宁的伟大首先就在于他创立了苏维埃共和国。”“列宁的名字成了被剥削的劳动群众最爱慕的名字。”“列宁不仅是俄国无产阶级的领袖,不仅是欧洲工人的领袖,不仅是殖民地东方的领袖,而且是全球整个劳动世界的领袖。”(《斯大林论列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8、28、13、14、16页)

    我们的毛主席,是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之后,又一个划时代的世界性的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他缔造了中国共产党,缔造了人民军队。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打倒了蒋介石反动派,建立了新中国。他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创立了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体系,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三个里程碑。毛主席的伟大思想和伟大功绩,不仅得到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国家的普遍拥护和赞许,而且连我们的敌人也不得不承认。例如,美国的几任总统是这样评价毛主席的。尼克松说:“毛泽东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毛的风采睿智征服了我,站在他面前,我不敢说半句假话,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站在严厉的先生面前,因为毛智慧的双眼仿佛把我看透。他牢牢地把握着世界”。克林顿说:“毛泽东无愧于世界级领袖。美国人应该研究他的思想精髓。”小布什说:“毛主席在中国人民心中的位置是无法取代的”。“世界上哪本书发行量最大?看的人最多?就是《毛泽东选集》!”

    然而,由于阶级斗争的存在,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必然会遭到资产阶级和党内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嫉恨、反对、诬蔑和攻击。

在共产国际,恩格斯逝世后,最早反对、诬蔑和攻击马克思、恩格斯两位伟

    大领袖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作用和历史地位的,是伯恩施坦。他是始作俑者。伯恩施坦妄图用他的修正主义,颠覆、替代马克思主义,结果他遭到可耻的失败,身败名裂。但他的繁殖能力很强,徒子徒孙众多,其流毒,一直遗害于今。

    紧接其后的是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赫鲁晓夫所作的秘密报告,打着“个人崇拜”(个人迷信)的旗号大反斯大林,全盘否定斯大林,丑化无产阶级专政,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丑化伟大的苏联共产党,丑化伟大的苏联,也丑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赫鲁晓夫是个两面派。斯大林生前,他歌颂斯大林是“伟大列宁的亲密朋友和战友”,“人类最伟大的天才、导师和领袖”,“伟大的常胜元帅”,“人民真诚的朋友”,“自己生身的父亲”。他甚至在莫斯科召集的一次群众大会上,谴责那些攻击斯大林的人说:“他们攻击斯大林同志就是攻击我们全体,攻击工人阶级,攻击劳动人民!他们攻击斯大林同志就是攻击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学说!”而在斯大林死后,他就翻脸不认人,以极其污秽、下流、恶毒的语言咒骂斯大林是什么“凶手”、“刑事犯”、“强盗”、“赌棍”、“伊凡雷帝式的暴君”、“俄国历史上最大的独裁者”、“混蛋”、“白痴”等等。并且把斯大林的遗体从列宁墓移出来,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凸显出他灵魂的肮脏和人格的卑鄙。

    赫鲁晓夫们对斯大林的污蔑,如同乌云遮不住太阳。斯大林的一生,是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一生,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一生。在列宁逝世以后的三十年间,斯大林是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公认的伟大领袖,世界革命的伟大旗手。特别是在列宁逝世之后,作为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物的斯大林,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保卫列宁主义遗产、反对列宁主义的敌人──托洛茨基分子、季诺维也夫分子和其他资产阶级代理人的斗争中,他表达了人民的意愿,不愧为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战士。斯大林所以赢得苏联人民的拥护,在历史上起了重要的作用,首先就是因为他和苏联共产党的其他领导人在一起维护了列宁的关于苏维埃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的路线。苏联共产党实行了这条路线,使社会主义制度在苏联取得了胜利,并且造成了苏联在反希特勒的战争中取得胜利的条件,而苏联人民的这一切胜利是同全世界工人阶级和一切进步人类的利益相一致的。因此,斯大林这个名字也就很自然地同时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荣誉。

    诚然,斯大林也犯过错误。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瑕不掩瑜,并不影响其无产阶级伟大领袖的历史地位。

    赫鲁晓夫大反对斯大林,给苏联人民和国际共运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结果,一是最终导致苏联亡党亡国,二是苏联人民重新沦为资本家的奴隶,三是社会主义阵营解体。

    害人者必然也害己。赫鲁晓夫及其徒子徒孙们也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1964年秋,赫鲁晓夫遭遇“克里姆林宫政变”,被迫下台。美国记者斯诺曾经问毛主席:“苏联人说中国正在搞个人崇拜,是否属实?”毛主席诙谐地回答说:“赫鲁晓夫之所以下台,可能就是因为他没有个人崇拜。中国确有个人崇拜,也需要有点个人崇拜。”

    历史往往有许多相似之处。

   在我国,毛主席逝世以后,中国的赫鲁晓夫们又在重演了苏共二十大、二十二大的闹剧。虽然形式不同,本质属于同类。中修在表现形式上,就是去毛化、非毛化、反毛化。

    第一步,是十·六政变。毛主席尸骨未寒,华国锋就迫不及待地伙同叶剑英、汪东兴等人打响了反对和否定毛主席的第一枪。他们以武装暴力的形式,镇压了毛主席的夫人、政治局委员江青,中共中央副主席、军委常委王洪文,中共中央常委、副总理、军委常委、总政主任张春桥,政治局委员姚文元等中央领导同志,以及毛主席的侄子、毛主席生前的联络员毛远新。紧接着,华国锋又以揭批查的名义,打击镇压各地紧跟毛主席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广大革命同志;另一方面,他又把被毛主席和党中央定性为死不改悔走资派的邓小平等人“解放”出来,与他们一起,自上而下地篡夺了党和国家各级领导权。

    十·六政变的矛头所指是毛主席、中国共产党和革命人民。它的直接后果是达到了“清君侧”的目的,从组织和组织路线上否定了文革,否定了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颠覆了无产阶级专政。

    华国锋这个人,看似老实,毛主席曾说他“重厚少文”,“是个老实人”。十·六政变,彻底暴露了他是一个大奸似忠的政治骗子,忘恩负义的小人。

    政变后,华国锋做贼心虚,他在中央文件和十一大的政治报告中,别有用心地歪曲毛主席关于批评“四人帮”问题的指示和讲话精神。他说:毛主席在1975年5月3日政治局会议上讲:“‘四人帮’的问题‘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这表明了毛主席一定要解决‘四人帮’问题的决心。”华国锋这样讲,很明显,是在断章取义,混淆是非。真实的情况是,毛主席说:“这次犯错误(指江青等——笔者注),还是自我批评。这次和庐山会议不同,庐山会议反对林彪是对的。其他的事你们去议,治病救人,不处分任何人。……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做,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毛泽东年谱》第6册第583页)。《毛泽东传》在讲到5月3日这次政治局会议时,也写道:“自然,毛泽东并不是要把江青等人打倒。他一再解释不要操之过急,以及后来他对于批评江青的解释(注:1975年11月4日毛泽东听取毛远新关于批评邓小平的小型会议的情况汇报时插话说:对邓小平‘不是打倒,而是改正错误,团结起来搞好工作。我批评江青也是这样。’)”。“主席认为他们(指江青等——笔者注)对批判刘少奇是有功的,……毛泽东的本意,是想让大家在认同‘坚持马列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和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大前提下,促进党内首先是中央政治局内部的‘安定团结’。”(《毛泽东传》下卷,第1734页)2003年、2013年先后出版的《毛泽东传》(1949-1976)和《毛泽东年谱》(1949-1976),把毛主席1975年5月3日政治局会议上的完整讲话披露出来,使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正如《毛泽东传》所说,毛主席根本就没有打倒江青等人的意图。华国锋打着毛主席的旗号,歪曲毛主席的意图,发动政变,镇压江青等革命领导人,背叛了毛主席,欺骗了全党和全国人民。

    另外,笔者看到1976年9月12日夜间,华国锋与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毛远新等8个人,手挽着手,站在毛主席遗体旁的一幅合影。华国锋站在中间,右手挽着江青,左手挽着毛远新,那种庄严、沉重,而又亲密无间的画面,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可是,二十几天后,照片上的华国锋和汪东兴就把照片中与他俩手挽手的其他5个人抓起来,投入监狱。这使笔者联想起白居易的《放言五首》中的诗句: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笔者在想,如果华国锋和汪东兴不搞政变,这7名中央领导和毛主席的侄子团结起来,这是一个多么理想的领导集体呀!

    可笑的是,残害忠良之后,华国锋不自量力,飘飘然起来,把自己的画像与毛主席并列,还被吹成“英明领袖”。而最早吹出这个口号的竟是叶剑英(见熊向晖的女儿熊蕾的文章《1976年,华国锋叶剑英怎样联手的》,《炎黄春秋》2004年第10期)。

    第二步,是在邓小平的操纵下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号称是“伟大的历史转折”。当局说:这次全会“开始全面地认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中及其以前的左倾错误。”“果断地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口号”,“解决了党的历史上一批重大冤假错案和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功过是非问题”。在这次会议上,“恢复了邓小平在党中央的职务”,“提出了改革开放政策”。这次全会,不过是在十·六政变的基础上,全面推行邓小平修正主义的组织路线、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强化修正主义对党和国家的控制和统治。所谓的“历史转折”,从哪里转向哪里?就是从马列毛主义转向修正主义,从社会主义转向资本主义,从无产阶级专政转向资产阶级专政。总而言之,就是从进步转向倒退,从光明转向黑暗。

    第三步,是十一届六中全会。形成了那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是个非毛化、反毛化的决议,是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的行动纲领和政治宣言书。

    以上这三步,是他们在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上逐渐展开的,它们之间既相互联系又互为作用,如同跳远运动的“三级跳”。由革命“跳”到了反革命。

在这“三级跳”中,华国锋不仅被邓小平摘掉了“英明领袖”的桂冠,而且 “主席”的乌纱帽也给摘下来。

    毛主席曾经说过:“赫鲁晓夫上台以来搞了五次政变,一次又一次把同他意见不同的人打下去。先搞掉贝利亚,接着又搞掉所谓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反党集团’,接着又搞掉朱可夫,还有伏罗希洛夫、布尔加宁等一批人,都被他打下去了。这个教训值得重视。”(引自吴冷西《十年论战》第779页)

回顾毛主席逝世以来的41年历史,苏联发生的这种情况,在我国也多次上演。例如,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二大,就是一次政变。可谓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等一干人马,由篡权到丢权,由得意到失意。到头来,不仅“英明”不再,光环尽失,而且丢人现眼,如同丧家之犬。活该!

    邓小平搞非毛化、反毛化,诬蔑毛主席的一条重要说辞,就是攻击毛主席搞个人崇拜。

    特别是在他搞的那个历史决议中,诬蔑毛主席“从1957年以后,就犯了‘左倾错误’。”说毛主席搞“个人崇拜”、“个人专断”、“主观主义”、“脱离群众”、“脱离实际”、“民主集中制受到破坏”,“凌驾于党中央之上”,“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等。这完全是谣言惑众,胡说八道。由于修正主义高层对毛主席的否定和攻击,修正主义的阶级基础也就跟着起哄。上行下效,形成上下联动的局面。

    当年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了对中国搞和平演变政策炮制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十条戒律》,其中重要一条写到:“不断制造消息,丑化他们的领导。”“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破坏他们的传统价值。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然而,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妄图丑化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因为毛泽东的光辉思想和毛主席的崇高形象,已经在中国人民心中深深地扎了根。

    文革时期,人民群众对毛主席有“四个伟大”的称呼,即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这被邓小平攻击为“个人崇拜”。笔者认为,“四个伟大”的确是体现了全国人民对毛主席的崇拜。但这种崇拜,并非是哪个人逼迫的,而是人民群众对毛主席的热爱、尊敬和钦佩,是发自内心的,是自发的。再说,“四个伟大”也不是谁吹出来的,而是在几十年革命斗争中形成的。

    毛主席把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创立了毛泽东思想。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三个里程碑。毛主席具备伟大导师的资格!是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之后,第五位伟大导师!

    毛主席缔造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经过20多年艰苦卓绝地斗争,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了新中国。毛主席具备伟大领袖的资格!是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之后,第五位伟大领袖!

    毛主席亲手创建了人民军队,从建军思想,建军宗旨,到战略战术,从领导游击战到指挥大兵团作战,从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到打败蒋介石反动军队,枪林弹雨,出生入死,打了22年的仗。建国后的抗美援朝,又决策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把以美帝为首的17国侵略军赶回到三八线以南。这样的伟人,这样伟大的建树,世界上能有几人可与毛主席比肩?!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张家裕同志在一篇访谈录中对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有过精辟的论述,非常感人。他说:“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军事统帅、战略家,甚至包括无产阶级革命家如列宁、斯大林在内,毛泽东和他们相比,在军事实践和军事理论的结合方面,是最完美的典型。”他把毛主席与世界公认的伟大军事家拿破仑相比,说“虽然拿破仑一生作战20年左右,打了很多胜仗,数得上的会战就有50多次,胜多败少。……但他自己在理论上留下来的东西不多。后人研究拿破仑的军事思想,主要是通过他的战例来研究,由别人来把握提炼,不是他自己概括出来的。这种东西就不如毛泽东自己总结出来的理论价值高。”再把毛主席同著名的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相比,说“他的主要著作《战争论》,是他死后由他妻子整理才发表的。”“克劳塞维茨只打过一些仗,不像毛泽东从带一个团起,一直到成为全军统帅,指挥几百万军队,有丰富的军事实践。就军事理论本身来说,国外学者也认为:‘毛泽东的军事著作体现了克劳塞维茨提出的许多用途更为广泛的军事原则’,比起克的战争论来,‘是政治性更强的战争论’”。他把毛主席与著名的巴顿、蒙哥马利、艾森豪威尔等人相比,说:“巴顿,只是一个局部的,一个战略方面的指挥员,和毛泽东根本无法相比。”而蒙哥马利、艾森豪威尔,“相对毛泽东说来,他们不是一个层次。”张家裕说:“像毛泽东既有长期的军事实践,又有丰富的军事理论的军事家,世界上确是少见的。”

    毛主席这样的伟大统帅,在中国,在世界,无人能出其右!

    毛主席在惊涛骇浪的阶级斗争中,把中国革命的这艘巨大的航船,导向胜利的彼岸,使中华民族第一次摆脱了1840年以来,饱受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和蹂躏、地主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改造和建设成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技术,以及具有两弹一星的现代国防和军队的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昂首挺胸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毛主席不具备伟大舵手的资格吗?完全具备,名符其实!

     除了以上四个方面的伟大,毛主席还兼有的卓越的诗词大家,书法大家,文学家,教育家、史学家、经济学家、外交家,以及伟大的政治家、革命家,等等方面,毛主席处处表现出才华横溢,出类拔萃!

    我国人民有着这样一位世界性的伟大领袖,伟大的民族英雄,是国家的幸运,民族的幸运,人民的幸运。这样的伟大领袖,难道不值得我们崇拜吗?!

    上面,我们用事实证明了邓小平们攻击毛主席搞个人崇拜是站不住脚的。在理论上,邓小平们攻击毛主席搞个人崇拜,也完全是站不住脚的。

    何谓个人崇拜?在我国的《现代汉语词典》上,没有这个词。法文的Personen Kultus,英文译为Personality Cult。英文cult来源于拉丁文cultus,原义是礼拜、祭祀等宗教仪式。我国有人把它转译为“崇拜”。《现代汉语词典》对崇拜的解释,就是尊敬钦佩。而崇拜和个人联系在一起,无非就是对某个人的尊敬和钦佩。然而,自从赫鲁晓夫在二十大做了个反对所谓斯大林个人崇拜的秘密报告以后,个人崇拜这个词就成为政治范畴的问题,并且是一个贬义词。

    邓小平在八大上做的修改党章的报告,批判了个人崇拜,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邓小平搞的那个“决议”,再次攻击毛主席搞所谓个人崇拜。

    2008年,刘吉主编的《碰撞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十次思想观念交锋》(江苏人民出版社出)一书,专门有一章论述个人崇拜的问题。

    在这本书里,作者竟然肯定赫鲁晓夫在二十大反对斯大林的所谓个人崇拜是正确的。该书指责毛主席,说什么,在“延安整风时期,党内就开始显现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倾向。”“七大在把毛泽东思想确定为全党指导思想的同时,也存在着明显的甚至是相当严重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与颂扬。”该书把建国以来激烈地两条路线的斗争,都归结为个人崇拜与反对个人崇拜的斗争,那些以反对个人崇拜为名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人和事却成为正确和真理的化身,而毛主席则成为被他们批判和攻击的靶子。

    几十年来,无论在国际共运,还是在我国,围绕赫鲁晓夫、邓小平们反对个人崇拜所进行的斗争,实质上,是一场反对还是捍卫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反对还是捍卫马列毛主义,反对还是捍卫社会主义制度的尖锐斗争。

    在这个问题上,有这样几个大是大非问题需要我们认清。

   (一)修正主义反对个人崇拜的实质,是对无产阶级政党的破坏和瓦解。

    1963年6月14日,毛主席在《关于国际共产主义总路线的建议》这个重要文献中说:“提倡所谓‘反对个人迷信’,实际上是将领袖和群众对立起来,破坏党的民主集中制的统一领导,涣散党的战斗力,瓦解党的队伍。”

    在我们党内,毛主席是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独断专行的典范。对于党的重大决策,毛主席都是坚持调查研究,经过充分酝酿,集体讨论才做出决定,包括开展文革这样的决定。在党群关系上,毛主席一贯是关心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是全党坚持群众路线的典范。在对领导人的宣传上,毛主席向来主张少宣传个人,多宣传群众。在他生前,不让给他祝寿,不让以他的名字给城市和地名命名。而反对个人崇拜的急先锋邓小平做的又怎么样呢?他向来是不尊重集体领导,不相信群众,独断专行。他不经过党的正常程序,个人决定重大问题,连党的总书记都被他罢免两个;他从未担任过党和国家的一把手,但却自封为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

   (二)对于个人崇拜,要区别对待,不能一概而论。对正确的崇拜要支持和提倡,对错误的崇拜要反对和制止。

    1958年3月,在成都会议上,毛主席说:“有些人对反对个人崇拜很感兴趣。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崇拜,如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的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我们相信真理,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反映。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上卷,第793页)

    对于崇拜问题上的一些错误口号、庸俗化和形式主义,毛主席是坚决反对的。如文革中林彪提出的“最高最活”、“顶峰”。1966年7月25日,毛主席指示中宣部负责人“以后注意不要用‘最高最活’、‘顶峰’、‘最高指示’一类的语言”。根据毛主席指示,中央还专门发出文件,明令全国:“不经中央批准,不能再制作毛主席像章”,“不要搞‘早请示、晚汇报’,饭前读语录、向毛主席像行礼等形式主义的活动”。

    (三)要从路线斗争的高度,认清王明、邓小平等反对个人崇拜的险恶用心和政治目的。

在成都会议上,毛主席说:“在反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准确的个人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要求崇拜自己。”(毛泽东传(1949-1976)上卷,第793页)陈伯达在成都会议上有个长篇发言,其中讲到,“王明说延安整风搞出了两个东西:一个民族主义,一个个人崇拜。”毛主席插话说:“说个人崇拜就是崇拜我。不崇拜我就崇拜他。我看,崇拜我好一点。”的确,抗战期间,王明从莫斯科一回国,就反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想取代毛主席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可若按他“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那一套办,我们党不可能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也不可能建立新中国。邓小平与王明是一丘之貉,他反对对毛主席的崇拜,也是为了树立他自己的权威,目的是复辟资本主义。

    毛主席对两种崇拜和两种目的分析很透彻,高屋建瓴,是非分明。崇拜谁的问题,实质是跟谁走,走什么道路的问题。如果跟着王明一类的人走,中国革命就会失败;若跟着邓小平一类的人走,中国的今天就是证明。

    在阶级社会,领袖人物都是代表一定阶级的,从来没有超阶级的领袖人物。作为剥削阶级的领袖人物,是不可能成为被剥削阶级的领袖。例如,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是资产阶级的领袖人物。但是,即使是资产阶级的领袖人物,也要加以分析。列宁在《旅顺口陷落》一文中说:“无产阶级敌视一切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制度的一切表现,但是这种敌视并没有解除它应对资产阶级人士在历史上的进步和反动加以区别上的责任。”(《列宁全集》第8卷第34页)

    孙中山是近代中国著名的资产阶级领袖人物,他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是推动历史进步的,所以,毛主席对孙中山的评价很高。1956年11月12日,在孙中山先生诞辰90周年的时候,毛主席写了篇《纪念孙中山先生》的文章。毛主席称赞孙中山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是中国革命民主派的旗帜”。毛主席赞扬孙中山有两个“丰功伟绩”:一个是“在辛亥革命时期,领导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的丰功伟绩”;一个是“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的丰功伟绩。”蒋介石虽然也是资产阶级著名的领袖人物,还担任过国民党和中华民国的主要领导人,但他与孙中山不同,他不具有历史的进步性,而是具有历史的破坏性和反动性,他是历史的罪人。

    马克思说:“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创造出这样一个人物出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50页)

    恩格斯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也说:“恰巧某个伟大人物在一定时间出现于某一国家,这当然纯粹是一种偶然现象。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人除掉,那时就会需要有另外一个人来代替他,并且这个代替者是会出现的,或好或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是会出现的。”这就是说,历史上出现代替伟大人物的人物,有时可能是好的,有时可能是坏的。列宁逝世后斯大林代替了列宁,就是好的接班人,而斯大林逝世后,代替斯大林的赫鲁晓夫,以及后来的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就是坏人接了班;我国代替毛主席的华国锋、邓小平……等都不是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用毛主席的话说,他们都是混进党里的走资派,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

    马克思主义认为,领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集团。在领袖集团内,有卓尔不群的伟大领袖人物,也有一般意义上的领袖人物。伟大的领袖人物,应该是品格高尚,才识卓越,超出寻常,令人景仰钦佩的领导人。斯大林在《列宁是俄国共产党的组织者和领袖》一文中对领袖集团有个比较深刻的分析。他指出:

   “在我们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当党的每一个口号和领袖的每一句话都受到事实检验的时候,无产阶级向自己的领袖提出特别的要求。历史上有过一些无产阶级的领袖,风暴时期的领袖,实践家领袖,他们是有自我牺牲和勇敢精神的,但是在理论上很弱。人民群众没有很快忘记这些领袖的名字。例如德国的拉萨尔和法国的布朗基就是这样的领袖。但是整个运动不能只靠回忆过日子,它需要有明确的目的(纲领)和坚定的路线(策略)。

    还有另一种领袖,和平时期的领袖,他们在理论上很强,但是在组织工作和实际工作方面却很弱。这种领袖只是无产阶级的上层中间有威信,而这也只能到一定的时期为止。革命时期一到来,当要求领袖拿出革命实践口号的时候,理论家就退出舞台,让位给新人物了。例如俄国的普列汉诺夫和德国的考茨基就是这样的领袖。

    要始终成为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就必须一身兼备理论力量和无产阶级运动的实际组织经验。当巴·阿克雪里罗还是个马克思主义者的时候,他评论列宁说:他‘成功地把优秀实践家的经验同理论修养和广阔的政治眼界集于一身’。毫无疑问,列宁完全保持着这个原有的品质。(《斯大林论列宁》单行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7-8页)”

    斯大林的这一论述,对于我们分析和评价我们党历史上的众多领袖人物,是很有帮助的。

    回顾历史,我们党在不同时期产生过许多领袖人物。但如斯大林所说的具有列宁那样的自我牺牲精神、实际组织经验、兼备理论力量、广阔的政治眼界集于一身的伟大领袖人物,在苏联,除了列宁,还有斯大林;在我国,这样的伟大领袖,非毛主席莫属,没有第二个人。当然其它领袖人物,如周恩来、朱德等,也都是比较杰出的,也都对中国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毛主席逝世后的这40多年,在我国的执政当局,还没有出现任何属于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至于“英明”、“伟大”的领袖,就更是无从谈起。可以肯定地说,无人够格。

    当然,历史在前进,革命在深入,在恢复社会主义,继续向共产主义进军的伟大斗争中,新的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迟早会出现的。不管将来的历史怎样发展,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不仅永远值得我们崇拜,而且永远是我们的指路明灯!

(完稿于2017年12月26日)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2

同意

抱抱

吃惊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18-1-6 10:15
讨论
① 新的历史时期,中国的无产阶级要求自己的先锋队和领袖要在反对当权的修正主义集团的斗争实践中,研究这一历史时期社会主义革命的某些特异的规律,
引用 游客 2018-1-6 10:14
② 提出在中国资产阶级(通过修正主义集团)专政条件下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提出并阐明这一历史时期资产阶级专政下无产阶级运动的性质、任务和方法,引导中国的无产阶级运动走向新的胜利。
引用 游客 2018-1-5 21:48
①  从1966年8月18日到11月26日,主席先后8次,共计接见了1000 多万人次的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群众。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的。——戚本禹回忆录  第三部分  第十一章 红卫兵运动
引用 游客 2018-1-5 21:47
② 讨论:1000万,如果当年见到毛主席的红卫兵有1/10记住毛主席继续革命的教导,现在就是100万。是一个相当可观的力量。这是中国革命的希望所在。
引用 游客 2018-1-3 21:19
① 毛泽东曾经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
引用 游客 2018-1-3 21:18
② —— 摘自毛主席告诫:我们不怕打仗,但一定要警惕“和平演变”时间:2017-12-05  来源:一代伟人  作者:小木

查看全部评论(6)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