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工农之声 查看内容

啄木鸟 : 我从毛泽东时代走来

2018-1-3 21:31| 发布者: 啄木鸟| 查看: 377| 评论: 0|原作者: 啄木鸟

摘要: 这些年来,网上关于文革及其毛泽东时代(即前30年)文章颇为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敏感话题也逐步走上前台,渐成热点。讲毛泽东时代,就得讲前30年;有前30年,自然就有后30年;讲前30年,少不了要讲“文革”; ...

啄木鸟  :  我从毛泽东时代走来

   这些年来,网上关于文革及其毛泽东时代(即前30年)文章颇为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敏感话题也逐步走上前台,渐成热点。讲毛泽东时代,就得讲前30年;有前30年,自然就有后30年;讲前30年,少不了要讲“文革”;而讲毛泽东时代,又必讲毛泽东及其毛泽东思想。

   纵观这些年,一些人对毛泽东、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思想、文革,即前30年的言论,无非集中在下面几个问题:1、对事:反右扩大化、大跃进浮夸、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万、文革整人揪走资派、打砸抢经济停滞;2、对人:毛泽东独裁、极左、不懂经济。本人1955年出生,是从毛泽东时代一路走来的。2009年,本人转帖较多,并且对毛泽东、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思想、文革按系列专题集中贴出;原创很少,尽管2008年以前原创帖较多,可新网友对我的经历、思想、观点、看法知之甚少,以至于不时地有友善咨询或探讨,在此不得不挤出点时间做一交流——

  (一)我的所见和所闻

       一、        过去直接的所见所闻(来自于自己切身经历)

      1、童年,亲身经受了三年自然灾害。

   据我母亲(2006年去世,当时81岁)回忆说:那时,人人都觉得吃不饱有饥饿感是事实,尽管有时人饿得走路歪歪倒,在山区还是能找到充饥的,如摘野果(毛栗、山楂、板栗、八月楂、牛囊子),弄观音土,打渔捞虾,扳弓狩猎,拔小竹笋,挖野菜(马兰头、蕨子)葛根、菝葜根(药名金刚刺,牵藤有刺,根球块状)、大竹笋等等;夏村公社死人有,不到5个;女人们都省着给男人们吃,因此得浮肿病的比男人们多,而男人干活食量大还是死得多些;当年,很多人因为吃菝葜根、观音土,拉屎拉不出,常常是夫妻互相帮忙用耳挖子去掏。母亲还告诉我一件事,她当时就得了浮肿病,不能行走,找了郎中去了医院,都看不好,双腿及腹肿大,怕要死。那时我父亲在大队搞粮管员,有人杀牛,他就买了十几斤给我母亲吃下后,母亲竟然康复了,真是奇迹。

  而我自己有三件事至今难以忘怀:

  ①吃菝葜根。记得母亲那时在生产队食堂当炊事员,我也只不过6岁左右,一天,饿得吃不消,去了妈妈那儿。妈妈跟负责人说了下,当即用大碗盛了约4-5个红色的圆子给我吃,当时口感还好,吃了还想吃,妈妈说没有了。事后多年妈妈说,盛给我的是从她那份里省出来的,加上这东西不能多吃,吃多了大便难拉。

  ②过河落水。那是个春上涨水的季节,人们三三两两过河去掐马兰头。我奶奶(一个小脚女人)带着我(严格说是我缠着奶奶的结果)也去了。过河的工具是竹排,河水浑浊且有波浪,河面约80米宽,岸边要过河的人很多,好不容易挤了上去,谁知快到岸时,人们争先恐后抢着先下,一下子把我给挤掉落水。马兰头是掐不成了,被艄公救起奶奶便带我回家。那天晚上,奶奶自责不已,和我母亲一夜未睡拎着个灯笼在河边一声声喊魂。因为春天水凉,我由此也病了一周。

  ③喝萝卜汤。还是肚子饿得受不了,奶奶在厨房,我不过就灶台高,站着踮着脚看着锅里,找奶奶吵着嚷着要吃甚至说:等爸爸回来,我要告诉他,你不给我吃。奶奶被逼无法,就找了个大小孩带我去二里地远的爸爸工作单位(他在大队干粮库保管员)。爸爸见到我时,刚好吃饭时间,他也就盛了碗萝卜汤,里面漂着几片萝卜,我一口气将其喝完,添了添嘴皮。爸爸知道我还想喝不想走,但还是让人带我回家。

  吃菝葜根和喝萝卜汤今天想来,似乎已是很遥远的事,也谈不上什么美味佳肴,但在我看来却刻骨铭心,在一个人饿极后,那不亚于是美味佳肴。多少年过去,我始终沉浸在当时的情景中,以至于我平时要吃净碗里每一粒饭菜罢休,并且喜欢烧清汤萝卜喝,尤其去冬今春每日必烧一个萝卜汤。

     2、少年,耳濡目染了文化大革命运动。

  ①扫四旧。我印象较深的是两件事:一是扫四旧展览,一个大文化室(会堂)及广场摆满了被扫来的各式各样物品;二是街道两边房屋上的木雕菩萨像被人为地削去了鼻子或者耳朵,变得面目全非。

  ②红卫兵。当年,我算是一个小红卫兵,整天跟在那些大红卫兵后面转,他们或者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我都会唱。他们进村时步伐整齐、清一色军人作风、衣着,嘴里喊着口号:敬祝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林彪副统帅身体健康!身体健康!

  ③解放军支左。支左官兵深入百姓家中交谈,吃百家饭(派饭),与社员群众同学习同劳动,当时我还是儿童团团长,我们儿童团的忠字舞就是解放军叔叔教会的。记得我最喜欢一个姓査的解放军叔叔,他是江苏吴县人,他们返回部队后,我们还有信件来往,他给我的一封信仍然被我保存。

  ④造反派。当地两派为革联会(基本成分是县乡机关干部职工)和革联站(基本成分是乡村社员群众)。揪出的走资派一般要被游街,有的被戴高帽,有的双手被涂成黑色,有的胸前被挂牌,有的样样俱全;有时前面被一派拉出去游街批斗,后面就被另一派抢去保护,因而也就有了造反派和保皇派。有一次,革联站的一个人呼喊口号错误被逮捕关押,于是整个乡村社员足有千人步行去县城声援,那人群长长的一串,前面看不到头,后面看不到尾,煞是壮观。

  ⑤清队肃反。这件事,我的《乌夏警示录》一书有详尽叙述。简言之,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致使我的许多小伙伴变得畏畏缩缩、失去了童心过早地成熟——因为其父亲或母亲甚或亲戚被人为地打成反革命而抬不起头。后来看守所人满为患,羁押的人还曾经租住民房,我家一空房间就被用来关押人过。1969年春天的一个晚上的放包袱大会,我自始至终都在,那场景对我颇具震撼!

     3、青年,身体力行于大干社会主义高潮中。

  ①植树造林。当年“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的口号响彻每一个角落,标语遍布城乡,林场更是多如牛毛。我是74届高中毕业生,19752月份离校回乡务农,在大队林场一干就是一年,活计主要为砍山、烧山、挖山、栽树以及置办苗圃。后来路过,经我和农民之手栽下的树木是遍山遍野、郁郁葱葱,前些年听说,那些树都成了村干部的摇钱树了。

  ②兴修水利。自高中开始,我的寒暑假几乎都在水库塘坝工地上度过,卷着裤腿、打着赤脚,或装土或挑土,既挣了工分又锻炼了体魄还与社员群众打成一片。那场面红旗招展、人来人往、热火朝天,歌声、笑声、言语声、喇叭声此起彼伏。

      4、中年孤苦无助于邪恶盛行、死灰复燃、新三座大山下(仅举要点,事例因比比皆是较普遍而省略)。

  ①邪恶盛行,如黑势力、高利贷、少道德;

  ②邪恶盛行,如吸毒、赌博、妓院;

  ③新三座大山,如看病难、住房难、上学就业难;

  二、当今间接的所见所闻(来自于网络揭秘曝光)

     1、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万。

  网摘——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毛泽东与人民同甘共苦吃黑窝窝头,饿的浑身浮重也不吃肉,是一个与人们一起吃苦的人,而不是一个神

  原来“大跃进”和“又多,又快,又好,又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方针,是毛主席提出,这本来没有错误;然而“高指标”、“浮夸风”、“公共食堂”等却是“刘邓”弄出来的,结果“大跃进”就出现了严重问题,而最早发现这些问题的却是毛主席自己;于是在“庐山会议”的“纠左”时,毛主席为了维护刘少奇的威望,主动承担了“大跃进”的责任,而别人则把责任推给下面,说是下面的人搞“分散主义”。

  关于中国究竟死了多少人,有说是三千多万的,我们不妨看看当时的消极因素:1959年全国粮食是“增产不增收”(因为很多劳动力都去炼钢、修堤等等,造成.粮食收割的时候因为劳动力不足,很多粮食都烂在地里)但是,1959年和1958年差不多持平;1958年的“公共食堂”,有的地方半年吃了一年的粮食,这样也造成很大的浪费;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粮食减产,苏联逼债,国外封锁,使得本来国内就不足的粮食得不到国外的补充,当时连买都难,别人不卖。

  再看积极的因素:国内粮食没有囤积,并统筹分配,而且还积极调动人民采集“副食品”,也就是说在最大程度上减少损失,国外,周总理拼命想办法从国外买粮食来补充;但是国内还有人为造成的悲剧,比如那时候的“信阳事件”等;总之有人饿死,但国家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在减少损失,三千万是绝对不可能的。

     2、十年动乱,经济崩溃。

  网摘——

  “文革时期”“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从“文革”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经济统计数字上看,“文革”时期的经济取得了发展,是明显的事实。年平均增长率: 1967年至1976年的10年(1966年因经济领域尚未受到“文革”较大影响,故不计入),工农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率为7.1%,社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率为6.8%,国民收入年平均增长率为4.9%

  具体到各年,动乱最严重的1967年,工农业总产值比上年下降9.6%1968年比上年又下降4.2%。其余各年均为正增长。阶段发展指标:1976年与1966年相比,工农业总产值增长79%,社会总产值增长77.4%,国民收入总额(按当年价格计算)增长53%。生产水平:1976年和1966年主要产品产量相比,钢增长33.5%,原煤增长91.7%,原油增长499%,发电量增长 146%,农用氮、磷、钾化肥增长117.7%,塑料增长148.2%,棉布增长20.9%,粮食增长33.8%,油料增长61.6%。在纵向上与建国初期相比较,以1952年的工农业总产值为100%,可以看出,1976年的指数626.6%比1952年的指数增长了526.6个百分点。(《中国统计年鉴(1993)》,中国统计出版社,第575033444447364)

   从长远战略目标看,1966年至 1975年执行的“三五”、“四五”计划,承担了中共八大提出的用三个五年计划初步建立工业化基础的后十年任务。到1978年,我国工业和农业总产值的比例构成,已经从1952年的43.156.9,变为75.224.8(国家统计局编:《奋进的四十年》,中国统计出版社1989年版)可以说初步实行了国家工业化的目标。叶剑英1979年在代表中共中央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在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目前,全国工业企业达到三十五万个,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固定资产达到三千二百亿元,相当于旧中国近百年积累起来的工业固定资产的二十五倍。从我们完成国民经济恢复任务的一九五二年算起,到一九七八年,我国工业发展尽管有过几次起落,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仍然达到百分之十一点二。”(叶剑英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年大会的讲话,《人民日报》1979930“文革时期”“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应当说:既遭受了巨大损失,也取得了一定发展

  对于文革我们不能静态的看,而要看当时毛主席发动文革的主要目标是否基本达到——即扫除中国残余的的封建文化和封建思想,用社会主义思想教育人民,使人民自觉的参加到社会主义的经济文化政治的建设上来,给中国人民树立一个社会主义的标尺——这几个方面的目的都基本达到了。从目前来看,文革就像拴在狗脖子上的链条,只要右派往资本主义的道上走的远一些,这个链子就会发生作用,就会把他硬生生的拉回来。 19671968年两年外,总体上还是有所发展,并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如葛洲坝水利工程、南京长江大桥、刘家峡水电站等等

       3、毛泽东独裁、屠户、反人类

   网摘——

   有人拿“文革”说事,批判毛泽东迫害死了几百万人。要知道:任何一场革命,对于自己的阶级敌人,都会采用暴力的方式,不这样,能巩固革命的胜利成果吗?而且如果不打倒这些地主恶霸,反革命分子和土匪,我们的人民能得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吗?他们就是分得了土地,这些地主恶霸、土匪还有反革命分子能让他们安安静静地生活吗?如果没有分得土地,我们的人民能有今天的生活?说这些话的人无非是要为死去的僵尸鸣冤,无非还在怀念他们以往的寄良他人的生活,无非还想企图夺回早已属于人民的财产……而且如果不将这些打倒,那么中国将会有更多的人死在那些过寄生生活的人手中。看看解放前国贫极弱的中国,没有尊严,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中国革命,中国有属于自己的未来吗?况且当时镇压的土匪、地主、反革命分子还有干部(包括含冤的),何以会达到几百万人?真搞不懂说这些话的人,清不清楚几百万这个概念?今天很多人从毛泽东去世后30年的变化中,已然发觉或越加崇拜起毛泽东的高瞻远瞩未卜先知,也充分理解或原谅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苦衷和错误,所不同的却是非常埋怨或不理解他老人家,为什么没有将那场“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以至于如今的人民群众倍受精英、官僚们的欺凌,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又遭受着新三座大山的压迫,弄不好,还得重上井冈山,重走长征路……

  毛泽东在全世界政治领袖中享有崇高的威望。非洲人听说对方来自中国,立即竖起大拇指说:“毛泽东!毛泽东!”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位其他国家的领袖能够让他们如此肃然起敬。美国总统尼克松到中国访问,他是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去谒见毛泽东,尼克松恭敬得象个小学生在老师面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私下对女儿评论各国领袖时,对超级大国苏联的首脑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十分轻蔑,而推崇毛泽东为圣人。尼克松建立的私人图书馆里,建造有多尊尼克松与之打过交道的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塑像,只有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塑像最突出和显赫,雍容华贵的坐像,其他人都是站着。英国前首相希思回答记者谁是他最推崇的世界政治家,第一位就是中国的毛泽东。

“毛泽东”——一个抹不黑、压不垮、砸不扁、拆不散的党,一支1840年以来唯一地击败所有帝国主义侵略者却孝敬百姓如父母的军队,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一种正义、真诚、平等、团结、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社会道德和民族精神,一种世界各国敬重的国际地位,一种一切为了人民大众的制度建设。凡此种种,没有一项,可以离开毛泽东。毛泽东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民族英雄,是世界罕见的“巨人当中的巨人”,他一心为天下劳苦大众谋利益的高贵品质堪称万世之表,更是令其他伟人望尘莫及。

  (二)我的认识与看法。

  讲述了前30年中敏感时期的经历,要按某些人的意思,我该充满着不满与仇恨,却不知为什么反倒蕴藏着深情、眷恋和向往。其中关键就在于有比较才有鉴别。

  一、回复网友

   前些日子,有位网友在我的博客上跟帖——仁兄比我要年长些,文革的事情应该记得很多,难道现在愿意回到1976年以前吗?固然今天的腐败等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但是更加需要政治改革,而不是回到从前。

这位网友还例举了荒唐岁月的几个真实故事,并说:那个数月是不堪回首的岁月,几个故事都是他身边发生的。把它们记录下来,绝非是为了猎奇,而是唤起良知的反思,以使我们的国家不再出现荒唐的岁月,不再有这些真实而又非常荒唐的故事。我们这个民族必须对文革来一次深刻的反思,否则还会发生类似的悲剧。

  如何回复这位网友?我忽然想到不久前另一个网友的跟帖询问以及我的答复——

  网友问:先生不也是对网络过滤敏感词而愤慨吗。通过谷歌可以找到被屏蔽的文章有什么不好吗?现在连反腐都成为了敏感词了,照此下去还能说什么?

  博主答:两者有区别哟。当前事关国家、民族问题,两害相权取其重,当然是国际问题重于国内问题,敌我矛盾重于内部矛盾。我不能因为愤慨网络过滤敏感词,而去卑躬屈节、迎合敌人的阴谋吧。

  这回问题是“愿意回到1976年以前吗?”我觉得看似两个不同问题,实际上只是一个解法——从国家、民族那个层面出发,决不能从个人、家族遭遇出发,锅里有碗里才有,有国才有家嘛。这不,后面已有其他网友作答了——

  十月网友说道:你也别来忽悠我 现在社会确实是比以前好,但失去的更多。你是指物质方面吧,这不难理解,战争造成我们的民族一贫如洗,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自然比前期物质丰富。

  维新里网友说道:国人幸福感,压根儿比不上1976年以前。现在真是人人喝着禁绝不止的毒牛奶,吃着饱含农药超标的果菜,开着不撞都能散架的车,住着不震也会倒塌的楼…… 相关法律的空白,监管的失责,舆论报道的封杀,企业的无良,造就了CHINA制造的特色…… 就是让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棒槌网友说道:至于为什么要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僻,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
      炮兵网友说道: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现在很多官员腐败得无药可救,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改变颜色,复辟资本主义,绝大多数人民再次吃二遍苦,受二遍罪了,所以证明毛主席发动的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僻,建议社会主义,打倒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广大人民谋幸福是完全正确的

  建国前的蒋介石治下,历史书上说了都不说:赌场、妓院、帮派黑势力、苛捐杂税、拉壮丁、四大家族、官场腐败、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建国的后30年,不仅与之比肩齐眉,还锦上添花着吸毒、假币、假药、假种子、假化肥等等。所以有人说,当今乱象纷呈国家危亡,连蒋介石统治的民国都不如更不用说毛泽东时代了。可事实上想归想,作为个人,人生长河是不可能重复游弋;作为社会,历史车轮更不可能循着原车辙印迹返回。谁想回到60年前的民国还是回到30年前的毛泽东时代,都已经不可能。因为过去已成历史,历史有创造有继承有发展,何况过去的历史有着好多很好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后人学习借鉴。如果因为反思社会主义而全盘西化,因为反思“文革”而全部否定,因为反思毛泽东时代而数典忘祖,因为反思毛泽东思想而墙内开花墙外香,那么我们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二、物质和精神

  网友询问的在情理之中且具有代表性,例举的实例也真实,当时,确实比较混乱。并且出发点也还是好的,是为了避免再次回到1976年以前,不想再度出现荒唐的事。遗憾的是,只知道“今天的腐败等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而且不知多少次地“对文革来一次深刻的反思”,结果是无功而返,怎么解决腐败没有灵丹妙药;反思后,只知道“更加需要政治改革”,却不知该怎样政治改革?只知道“不是回到从前”,但今后路在何方却很迷茫,是走“西山会议派”改革,还是军队国家化,抑或是议会中间道路?在他们看来,只要“避免再次回到1976年以前”,只要“不再出现荒唐的岁月”,管他国家举什么旗、变什么色,管他是修正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管他政党是为广大人民谋幸福,还是为少数权贵谋幸福。典型的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对“文革”唯恐避之不及,一概否定。殊不知,“文革”中有很多精华,如毛泽东对付腐败的绝招——大鸣大放大字报、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应对洋鬼子的手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他们的潜意识看重的无非是物质和精神方面——

      1、物质方面。

   毋庸置疑,物质上后30年比前30年好,但为什么会好呢?幸福不会从天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吃水不忘挖井人的道理该不会忘了吧?没有前人的勒紧裤腰带,那有后人的好时光?没有前30年的铺垫和积累,又怎么会有后30年的辉煌与飞跃?要说物质发展和丰富,邓小平搞的改革开放,确实使国家在各个方面有了一个很大的改观,生活水平提高了,道路宽了,汽车多了,出行方便了,街道清洁了,公园更美了,房子大了,特别是一部分人是真的如他所希望的先富了起来,而且是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富豪可以相比了——但这些基本上是在前人基础上的继承和发展,是人民生存所需和生产技术两大动力的自然结果(比如电视、电脑、手机、空调、冰箱、摩托车等),决不是统治者的功绩。30年改革是彻底倒退了,而且退到了危险的边沿。如非倒退,这些结果会好很多倍。如非毛泽东去世,这一切也都会有的。

  毛时代与现在比,是穷了些,那又是为什么?那时刚解放,百废待兴,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全国上下那是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就这样,我们核武器有了,在世界上既无内债又无外债。解放初穷,是相对的,它不比解放前富吗?现在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不也还有比毛时代更穷的吗?!农民出外打工比家里采茶种田收入高,再加上国家免农业税,义务教育免费读书,兴办了合作医疗,那不就说明农民的日子好过多了吗?看起来确实如此,可实际上这是表象,是虚胖,为何呢?应该说农民的日子从历史的纵向比是到了“天堂寨”,吃穿不愁雨淋不着,但要横向去比,问题就自然显露——水涨船高。比方说吧:农民的收入如果是20元,横向的其他人是100元;目前农民得到了不少实惠,收入变成了40元,他们高兴,他们窃喜,一旦左顾右盼却发现别人收入已然是200元了,农民兄弟仍然在底层,是个井底之蛙,加上市场上今天这个涨价,明天是那个涨价,他们只能且还是要挣扎,“天堂寨”不属于他们。30年后比30年前强多啦,那时一个小工作人员月工资30元(有22的也有45的,取其平均数),能养一家人,30年后下岗拿300元,管自己伙食都不足,拿600元吧,也只能管自己一人吃穿用。哪个时代好、强,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最难能可贵的是建国之初,国民经济迅速得到发展,而且取得的成绩是举世公认的——1949年,国民党把整个国库九十二万两黄金全搬到台湾,留给大陆是两百万土豪劣绅、流氓、土匪;解放前中国几乎没有任何重工业,而且很多设备都运到台湾。正是毛泽东把一个四亿一穷二白的中国变成人人有饭吃的国家;是他使中国在二十多年内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才能走完的工业化道路,成为世界主要工业强国之一。到毛泽东去世前夕,几乎所有西方有的中国都有了,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打下的重工业基础,何来我们今天改革开放的建设成就?

   是他,依靠自力更生,以世界历史上极其罕见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望尘莫及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递增10%速度,我国经济与美国相比由49年相差28倍变为1978年的相差5.52倍,事实上49-76年中国GDP中的工业总产值从世界第80变成第6,而05年是第7。是世界第六工业大国、第三军事大国、第十八科技强国。逐步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

   再说,即使文革十年浩劫时期,也取得了人造卫星、杂交水稻、氢弹制造、胰岛素合成,哥德巴赫猜想等成果;并且喷气式飞机,汽车、火车和轮船,卫星、导弹、原子弹样样俱全。而改革开放这二十几年,中国取得了哪些引以为傲的技术成就呢?也许只有“神州”飞船上天了,但“神州”号发射后,《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学院专家,原来早在七十年代中,我们就掌握了登天技术,只是出于种种考虑(比如,六、七十年代苏美拼命登月,但到如今他们得考虑有无花这么大本钱登月之必要),我们当时没有试验发射。科学家细辩内里,载人上天有两大技术难题:一是回收发射卫星,二是载重发射。此两项技术我们早以掌握;1975年我们就成功地发射了一枚返回式卫星,此后又多次发射成功;当时除苏美以外我们是第三个掌握这项技术的国家,到如今掌握此项技术的国家也只是这三国,也就是说我们七十年代掌握的技术到现在还处世界领先,原来我们今天所大吹特吹的科技成就也不过是吃改革开放前之老本哩。

   中新社北京2008815电,在15日北京奥组委组织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韩国记者问,从外国媒体的眼光来看,对于中国成功举办本届奥运会的原因和功劳,中国政府更多强调邓小平先生改革开放的功劳和成果。我想问一下,中国成功举办本届奥运会,毛主席在哪些方面做贡献?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蒋建国回答说,奥运会的举办最直接的是改革开放三十年辉煌成就的一个具体体现。而中国波澜壮阔、成就辉煌的改革开放,是在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开创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道路的基础上进行的。没有这个伟大的基础,就没有伟大的改革开放,也没有中国今天欣欣向荣的景象,也不可能举办奥运会,这就是毛泽东做的最大贡献。

        2、精神方面。

   毛泽东时代,用现在的说法是,法制很不健全。但人们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生活相安无事。很少有人犯案。更何况,毛泽东时代享受公费医疗、义务教育和福利住房

   当然,现在比以前自由了些,可人们失去了精神层面。法律颁布了300多项,可偷窃,坑蒙拐骗成风;赌博、嫖娼、卖淫、吸毒,死灰复燃;杀人放火是隔三差五的家常便饭,而且灭门惨案也时有发生。整日里,不是一切向钱看,家庭亲情味淡薄,就是打麻将赌博、吸毒,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社会滋生了啃老族、丁克族、独身族、同性恋族;稍微有点良知,懂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人想发表些强国意见或见解,却又被宦官阉人们挡道不通报,瞒着高层贪污民意,尤其是很多时候,只许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坏事做都做了,还不允许别人吭声哩。百姓感到一切是那么空落落,仿佛是头猪,吃着睡着,届时由人宰割罢了。长此以往导致国内,贫富差别改变是天壤之别,社会风气的改变是世风日下,思想道德的改变是人心不古。国际上呢?1992年的银河号事件,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事件,2001年的南海撞机事件,都在为洋人鼓瑟,为洋人击缶。

   “文革”整老干部、制造冤假错案,“文革”失败。然而,说文革整人,文革整的是该整的人,而邓论下的中国,整的是老百姓,整的是老实人,可以说文革整了少数贪官、准贪官,无良学者,地痞流氓等,而邓论下的中国整了绝大多数老百姓。如今哪里还有什么批评和自我批评?官,是凭关系当上的。一个官员上去了,就要拉上所有的七大姑八大姨,没有这些人的拥护,大官的屁股就坐不稳。阿谀奉承,跑官买官,吹吹拍拍,拉拉扯扯。官场如同商场,社会没有共同的追求目标,法律条文虽然越来越多,可是谁都知道,法律法规再多,不如一个关系重要。于是,刑不上大夫,或者,刑少上大夫,蔚然成风。国家万马齐喑,一个国家,百姓的诉求没有地方表达,上下不通气,百姓固然难受,这对国家也不是一个福音啊。

   三、改革与“被改革”

   客观地说,反思改革者并不反对改革,只是反对如此这般地改革:国有资产流失;工人阶级创造了新中国经济与建设,到头来却鸟尽弓藏下岗失业;农民兄弟及其家人背井离乡四处打工谋生;把人民群众作为刁民打入十八层地域,把精英们奉为座上宾;对外忍气吞声,对内强权愚民,与蒋总裁的“攘外必先安内”了无多少差别;还有什么贪污腐败、用人腐败、司法腐败、官僚买办、物价飞涨、通货膨胀、黄堵毒沉渣泛滥……

   经济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犹如两腿走路,建国20年,我国基本是两腿走路,故又快又稳;接着10年,我国只用精神文明建设一只脚走路,结果弊多利少!后30年,其中头10年是对前10年的修正,故发展基本平衡;后20年,我们又用一条腿走路,虽然物质丰富了,但是精神很空虚,大家都没了安全感!问题出在哪呢?原来改革本身正在成为问题。从80年代初期“人人都支持”的改革,到90年代“部分人支持的改革”,再到现在“人人都不支持的改革(官僚体系除外)”“被改革”。中国改革在早期强大的精神感召力量已经成为几代理想主义者的灰色记忆,被尘封于历史的角落之中。

   不少网友说得好啊:30年的文革整当权派,官痛民快;后30年的改革整老百姓,民痛官快。毛泽东时代常常有个95%5%的提法,即两分法、阶级分析法,据此,结合当下四面来风观其行听其言,对待文革也有四种特色风景线:

       185%的人持肯定,10%的人不置可否,5%的人有异议;

       285%民众持肯定,10%的官员摇摆观望,5%的官员有异议;

       3、底层欢呼,高层反对;

       4、穷人拥护,富人反对;

   其中,推崇毛泽东,并理性反思前30年、客观总结60年的为左派人士;恶毒咒骂毛泽东,诋毁否定前30年、人为割裂60年的为右派人士。当然,这里还有些人的言论,虽反腐倡廉,揭露当今社会阴暗面,但由于对毛时代的前30年很倒胃口,毛泽东的很多行之有效的办法和政策视而不见、弃之不用,以至于对国家前途茫然而无切实可行之策——这是图一己之私(既得利益者、曾受迫害者);除此之外,诸如西山会议派们也一样,既反腐倡廉、揭露当今社会阴暗面,又反毛泽东,但其目的与实质不一样,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想借力打力,把民众怒火引向执政的共产党,然后达到推翻共产党搞西方民主、军队国家化一套的。

   四、改革、文革与毛泽东

        1、改革与毛泽东。

   纪念改革开放不能否定毛泽东。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成就要肯定,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的成就也不能否定,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都要充分肯定!从长远的历史来看,真正白手起家的是毛泽东,毛泽东才是中国奇迹的真正创造者,而后来者都是继承者和发展者。

   有人把拥毛者划成左派,其实,对于文革存有的失误、缺点,左翼一点都不想掩盖,很多地方要比右派“揭露”得更准确,更全面,更深入,他们“揭露”的目的不是敌、右分子那样的宣泄仇恨,不是开历史倒车,而是找准病根,痛下针砭,促进健康,在新的历史时期更活泼更有生气地推动人类新文明的新进展。相对于文革文明来说,改革的确是文明的一次大倒退,但这个倒退是有哲学价值的,那就是使人类在人类文明的第三级起点上,经历一次有强烈对比意义的倒退,从而真切地看清楚新文明的进步性和可宝贵之处,毫不犹豫地大力推进之。

       2、文革与毛泽东。

   文革初期,毛泽东对于一些地方大搞崇拜活动很反感,曾明确说过:“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指林彪)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对全国各类塑像,毛泽东当面指责黄、吴、叶、李、丘:“你们睡大觉,让我四处站岗。”196775日,毛泽东明确表示:“此类事情是劳民伤财,无利有害,如不制止,势必刮起一股浮夸风。”他要求加以制止,并对林彪说的“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非常不自在,抱着疑惑的眼光问道:“我的话真有那么管用吗?”毛主席还说:“为了打鬼,借助钟馗。”由此人们难道还没看出毛泽东当时的无奈吗?那些人是你说你的,他干他的,这样的事情毛泽东已经是很难左右或调控的,起码在短时间内是很难扭转的了。因此,“文革”十年,错误在所难免。

    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在为中国人民不懈奋斗的光辉一生中,毛泽东同志表现出了一个伟大革命领袖高瞻远瞩的政治远见、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炉火纯青的斗争艺术和杰出高超的领导才能。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壮丽历史画卷中,在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锦绣大地上,都留下了他作为一代伟人的风采。他不仅赢得了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爱戴和敬仰,而且也赢得了世界上一切向往进步的人们的敬佩。毛泽东同志作为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毛泽东同志的革命实践和光辉业绩已经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他的名字、他的思想、他的精神,将永远鼓舞着我们继续推动中国社会向前发展。 

     所以《历史决议》否定“文革”,应该说否定的是文革期间一些与文革初衷背道而驰的错误做法,否定的是各类坏人在文革期间的破坏捣乱,而不是否定文革的初衷,否定文革中发生的一切;更不是否定毛泽东。

3、毛泽东。<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1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