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工农之声 查看内容

张若冲 :《红色娘子军》要禁演了?这是法律乱用还是政治阴谋?

2018-1-7 10:05|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698| 评论: 4|原作者: 张若冲|来自: 张若冲

摘要: 《红色娘子军》要禁演了?这是法律乱用还是政治阴谋? 《红色娘子军》芭蕾剧照最近《红色娘子军》又热起来了。这次倒不是因为演出火爆,而是因为一起官司。《红色娘子军》电影文学剧本的作者梁信与中央芭蕾舞团因著 ...
《红色娘子军》要禁演了?这是法律乱用还是政治阴谋?
 


   《红色娘子军》芭蕾剧照

最近《红色娘子军》又热起来了。这次倒不是因为演出火爆,而是因为一起官司。《红色娘子军》电影文学剧本的作者梁信与中央芭蕾舞团因著作权产生争议,梁信提起诉讼。结果法院判梁信胜诉,并维持中芭赔偿梁信12万元的判决。这样中央芭蕾舞团很可能不能再演《红色娘子军》了。

本来我国的经济纠纷天天都有,已经司空见惯了。但这起官司却非常蹊跷。只要稍有常识的人,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这起官司都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作为《红色娘子军》电影剧本的改编者,梁信发起这个官司,本身就是不道德的,是对红军战士和所有革命先烈的侮辱。

 《红色娘子军》芭蕾剧照

梁信拥有《红色娘子军》的版权吗?我们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他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一、从文艺创作上讲,红色娘子军是海南女红军的真实故事,在梁信改编成电影剧本前,已有琼剧上演,并有刘文绍的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问世。作品1957年8月发表在《解放军文艺》上,产生了很大影响。而电影《红色娘子军》1961年才上映。无论文学创作还是演艺都不是梁信原创(下文有详细论述)。况且芭蕾舞剧是综合艺术,电影剧本只是文学;

二、从版权上说,梁信做《红色娘子军》编剧是公职行为,个人不具有著作权,也不当盈利。梁信是1953年调中南军区任专业创作员的,1958年才萌生写电影剧本的念头。所以他最多只有署名权,而不享有版权。即使有版权一说,也归其所在单位所有;

三、从法律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1991年才正式实施,根据“法不溯既往”的原则(近年公布的《物权法》就是这样做的),《著作权法》对1991年之前的作品没有约束力。事实上,毛泽东时代文艺创作大都是集体完成的,很多时候署名都是“集体创作”;

四、从道德上讲,一个人将已有报告文学发行且正在上演的革命先烈的真实故事,编为剧本上演,而因此向他人索要版权费,有违道德良心(梁信正好与良心拼音相同)(当然电影是应当有版权的,因为是一门综合艺术,不只是文学故事)。为什么《红色娘子军》的首创者刘文绍没有向他人索要版权费?梁信有给报告文学作者或琼剧版权费吗?



有此四点,梁信根本不具有《红色娘子军》版权人的资格,当然更不能因此索要所谓版权费。奇怪的是,北京西城法院和北京常识产权法院(二审)都判梁信胜诉,中央芭蕾舞团需向原告支付赔偿12万元版权使用费。不知道法院是如何做出上述判决的?他们这样判是维护法律尊严还是乱用法律?是保护红色遗产还是打击红剧的政治阴谋?

在原告梁信于2017年1月去世后,其女婿冯远征竟然还理直气壮,发文斥责中央芭蕾舞团:“又回(过)去两年多了。中央芭蕾舞团始终拒不履行法院裁决。咱们屡次申请强迫执行,而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网上看到的是“国民”法院!)一直以排队为由迁延至今。这不合乎中心依法治国的政策。这样的老赖早就应当上黑名单的,这样的老赖还逃出法网。盼望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让逝者早日安眠!让梁老早日瞑目!”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婿。



为了令人信服,我们稍微详细叙述一下《红色娘子军》创作的源流。孔庆东对《红色娘子军》的版本问题作了专门考证。瞭望智库对《红色娘子军》的文学原创作者刘文绍的长篇采访《历史上的红色娘子军:真敢打,真能打!500多天中战斗50多次》,详细叙述了故事的来龙去脉及作者创作《红色娘子军》的经过。我们下面的论述主要据此二文。
《红色娘子军》的故事来源于红军的真实故事。其艺术原型是1931年战斗在海南岛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的经历。故事除了流传于海南岛,并记录在军史《琼崖纵队战史》中。刘文绍为了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总政治部在全军展开的征文活动,1956年去海南岛采风时被红军女子军连的事迹所感动,采访了近三四十个当年的红军女战士,写成了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在命名时还想到《琼岛英雄花》一名,最终选择了《红色娘子军》这个大气的名字,1957年8月在《解放军文艺》发表后,一下子引起轰动。
其实在刘文绍的报告文学出来之前,1954年就已有根据民间故事编成的琼剧版《琼花》,1955年底在地方剧团演出,1957年初定名为《红色娘子军》,1958年经修改后于次年4月公演。
而电影版《红色娘子军》是1958年以后根据琼剧改写的,在1961年上映并红遍全国。所以梁信在改编琼剧时一定看过刘文绍的报告文学。所以无论文学还是演艺,梁信的剧本都称不上原创,顶多是个改编。
把《红色娘子军》推上顶峰的则是1964年的芭蕾舞剧版,在江青的亲自指导下成为样板戏的典范,在芭蕾舞演出成功的基础上被拍成电影。1992年中央芭蕾舞团又对《红色娘子军》芭蕾舞剧版进行了重排。后来还出现了京剧版《红色娘子军》,该版在舞剧的基础上有所增补和创新。此外《红色娘子军》还有其他剧种版本,世纪之交又被改编为小说、电视等。
所以,如果要说版权的话,文学版只有刘文绍的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最有资格,当然他的版权也是公职行为,归其所在单位所拥有。而演艺版就有琼剧版、芭蕾舞剧版、电影版、京剧版、电视版等。

 
综上所述,《红色娘子军》创作源流的事实是清楚的。为什么梁信能起诉中央芭蕾舞团(属于国家事业单位吧?),并能胜诉,令人深思。红军先烈们为了中国人挺直腰杆做人,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值得后人敬仰,而不应以此谋利,甚至侮辱先烈。如今,当年一百多人的“红色娘子军”连尚健在的已经寥寥无几,面对采访,女红军战士却说:“和抗联战士们相比,我们会觉得自己非常渺小。”相比之下,那些为了一己私利将《红色娘子军》据为己有之人,有何颜面面对英烈和天下百姓?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18-1-18 11:31
特色借此不许中国社会宣传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精神。
引用 游客 2018-1-8 14:41
特色无赖很无耻
引用 游客 2018-1-7 11:28
那些为了一己私利将《红色娘子军》据为己有之人,有何颜面面对英烈和天下百姓?
引用 游客 2018-1-7 11:28
那些为了一己私利将《红色娘子军》据为己有之人,有何颜面面对英烈和天下百姓?

查看全部评论(4)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