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工农之声 查看内容

凌湘里 : “孔儒文化”是中国“汉奸”倍出的思想渊源

2018-1-11 11:33|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190| 评论: 0|原作者: 凌湘里

摘要: 凌湘里 : “孔儒文化”是中国“汉奸”倍出的思想渊源 通观中国的历史,中国人基本上是一个在不断“亡国”的历史故事之中艰难地生存到了今天的民族。换言之,中国的历史,基本上是由少数民族的“君主”来统治“大汉 ...
凌湘里    :  “孔儒文化”是中国“汉奸”倍出的思想渊源




  通观中国的历史,中国人基本上是一个在不断“亡国”的历史故事之中艰难地生存到了今天的民族。换言之,中国的历史,基本上是由少数民族的“君主”来统治“大汉民族”的历史。这是中国历史之中最真实的状况,看不到这一点的人们,绝对只能是面对中国历史的“瞎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每逢“亡国”的时机,中国必然是“汉奸”倍出,而且更是“大汉奸”倍出,因为正是在大量的“大汉奸”的帮助之下,少数民族的“政权”才可能在“大汉民族”之中建立起“威权”,并进而对“大汉民族”实行“有效”的专制统治。
 
    不要说远,仅仅说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汪精卫的汉奸政权即纠集了八百万“伪军”,以此来帮助日军侵占中国,而真正日本人在中国的军队全部加在一起也就只不过三百万;更不要说,中国抗日的国、共之间也时时刻刻都在伺机企图消灭对方,或甚至有意借助于日伪的帮助来消灭对方。蒋介石还说得振振有词:“攘外必先安内”(谁能说在最危险的时刻,他们不会成为汉奸,而且更可能是大汉奸呢?)。说得实在一点,中国人之所以没有再一次“亡国”,那是因为历史的“侥幸”,刚好碰上了日本人自身的愚蠢(根本就丧失了应有的大战略的智慧),以及全世界范围内反法西斯的大联盟。中国人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真就是彻头彻尾人类历史的“瞎子”。
 
    为什么每逢“国家昏乱”,中国即必然涌现大量“汉奸”,特别是“大汉奸”(当然,同时也会出现少量事实上无济于事的“忠臣”)?这个问题才是中国历史之中一直都未能获得解决的最重大最真实最关键的问题。今天我来给我亲爱的同胞作出回答,我深信,这绝对是最真实最合理最本质最符合中国历史内情的回答。
 
    我的回答非常简单:中国孔丘的儒家文化本身即是货真价实的“汉奸文化”。
 
    首先,我们来解析,什么是“汉奸”?顾名思义,“汉奸”即“大汉民族”的“内奸”,严格地说,应该称“国奸”(因为国内汉族占大多数,故有此称,我相信少数民族兄弟不会见怪)。什么是“内奸”?即“吃里扒外”,严重不忠于本国、本民族最基本利益、最基本人格、最基本尊严的内部的奸贼。
 
    为什么说孔丘的“儒家文化”其本身即是货真价实的“汉奸文化”?
 
    问题的关键,即在于孔丘的“儒家文化”究竟要求中国人“忠于”什么,以及为什么“忠于”什么?(换言之,即在于问:“儒家文化”涉及了“忠于”中华民族“最基本的利益、最基本的人格、最基本的尊严”的问题吗?显然没有。不仅没有,反而反其道而行之。)
 
    孔丘的“儒家”教导中国人要忠于“礼乐”,要忠于“亲亲尊尊长长”,要以“礼乐”和“亲亲尊尊”的“理由”去“忠于”君主、“忠于”长官。孔丘的“国”是“君主”的“家”,孔丘的“民族”的利益是“君主”按照“礼乐”所安排的统治者们的利益;孔丘的“民族”的“人格”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要求的(礼乐的)“人格”(三“畏”四“勿”);孔丘的“民族”的“尊严”是“亲亲尊尊长长”的“礼乐”的“尊严”,而绝对不是作为平等的中国人的“人”的“尊严”。很显然,孔丘及其儒家既缺乏老子的遵行“自然”的“道德”(公道公德),也缺乏希伯来人的遵行“上帝”信仰的神约的“道德”,更缺乏希腊人的遵行“理念”的真理宪法的“道德”。说白了,孔丘的“国”仅仅是一个小小亲族部落的“家”,孔丘的“天下”仅仅是某个私人集团的“亲亲尊尊”的“家天下”,孔丘的“礼乐”全都是为了某个私人集团的“家”和“家天下”服务的“天命—大人—圣人”的完全(反自然—平等、反自主—民主、反自由—尊严的)人为(伪造)的文字安排。
 
    请问,孔丘及其儒家为中国人所安排的所有这一切,能够成为中国人终生为之真正效忠的“对象”么?显然不能,因为孔丘及其儒家的“安排”完全无视了作为“民族”的最基本的利益,完全无视了作为“民族”的最基本的人格,完全无视了作为“民族”的最基本的尊严。所以,除非“傻子”或故意装扮傻子的“骗子”,才能够真正相信孔丘及其儒家的这种完全人为的肆意践踏“民族”的最基本“利益”、完全无视“民族”的最基本“人格”和最基本“尊严”的“安排”。
 
    “傻子”是谁?老百姓;“骗子”是谁?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及“儒家文化”的假装“忠心”虔诚的徒子徒孙们。正是因此,一遇上“亡国”的时机,老百姓们,傻子们全“乱”了;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孔丘儒家的“徒子徒孙”们,“骗子”们则顺势而“叛”了。“大汉奸”永远都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之中,特别出现在那些所谓的“大儒”们之中,他们不仅知道中国的内情,更知道统治者应如何统治中国广大老百姓的“门道”。正是因此,聪明的少数民族的统治者们,绝对会厚待这些“大汉奸”们,虽然同时也会暗中防范他们。少数民族的统治者们清楚,没有“大汉奸”们的帮助,仅靠他们的少数人口的“家族”是绝对统治不了偌大的“大汉民族”的。“大汉奸”们帮助骠悍的少数民族的入侵者,灭掉了旧中国人的“国”,又建立了新中国人的“国”,这样的历史故事始终都在中国的大地上重重复复地发生,两千多年来一直到了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还仍旧在继续发生,中国的儒家文人们为什么全都瞎了眼看不到这一点呢?他们依然在卯着劲儿歌颂过去历代皇朝的历史,吹嘘这个“盛世”、那个“之治”,似乎那就是他们家里的“光荣”,说得那么“亲切”,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们所接受的“文化”从来就教导他们,只要时机到来,他们就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准备充当“汉奸”,除此之外,还能有其他什么解释么?
 
    上面所述中国历史之中不断以同样形式“亡国”的“悲剧”,其中最深刻的根源,实际上全都在于孔丘“儒家文化”的“教育有方”:大家都去成为“奴隶”吧,或者就是,大家都去成为“汉奸”吧!君不见孔丘的名言:“凡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以文德以徕之,既徕之,则安之。”何为孔丘的“文德”?何为他的“既徕之,则安之。”?最关键的即是《论语》之中的四个字:“修己安人”。说白了,而且中国的历史也确实已经充分地证明了,即是永远要“修”汉人,“安”少数民族统治者的“他”人。一个世世代代永远如此“修己安人”的民族(也即永远“修”掉自己人格“自我”的民族),她能够自己强大起来么?绝对不能。这个民族的出路只能有两个:要么永远地去当“奴隶”,要么永远地去当“汉奸”,惟一永远当不了的正就是中国人自己的“主人”。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汉人”什么时候成为过自己“国家”的“主人”呢?有过么?这就是中国“儒家文化”的“伟大的”教育成果,这也是中国“儒家文化”的千真万确的“本质”——促使所有的中国人尽快地自愿或不自愿(逼迫)地丢掉自己人格的“自我”,而这实质上即是永远地为“奴隶”和“汉奸”培养“文化”的“好苗子”。
 
    同胞们,千万记住啊!孔丘的儒家给予了你们多么好的“教育”啊,真值得你们“永远地”去“继承”和“学习”呀!?活着成为“中国人”是完全没有必要去创新的,只要有了永远的“儒家文化”的大量“成见”,就有了永远方方便便地成为“奴隶”或“汉奸”的一切了,这是多么“伟大”而“美妙”的“文化”传统呀!?
 
    然而我的回答却是:“儒家文化”简直就是中华民族永远“苦难”、“愚昧”、“邪恶”的“万恶之源”。(请儒家的“徒子徒孙”们站出来与我辩论,写出你们的起码像一点样子的文章来;而我认为,你们是写不出来的,因为你们的主子——孔丘从来也就只会“讲礼”,而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讲理”。你们不信么?那就请您试试!我热烈欢迎!但请注意,不要让一味地谩骂弄“脏”了您的心灵。)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