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经专栏 查看内容

孙锡良 : 从“三个世界”到“两个世界”

2018-1-16 09:02|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232| 评论: 0|原作者: 孙锡良

摘要: 孙锡良 : 从“三个世界”到“两个世界”上世纪七十年代,毛主席把全球国家分为三个部分:美苏代表霸权圈,发达国家及部分中等发达国家是附从圈,包括中国在内的亚非拉绝大部分国家是发展圈。三个圈就是三个世界,“ ...
孙锡良 : 从“三个世界”到“两个世界”


 
上世纪七十年代,毛主席把全球国家分为三个部分:美苏代表霸权圈,发达国家及部分中等发达国家是附从圈,包括中国在内的亚非拉绝大部分国家是发展圈。
三个圈就是三个世界,“三个世界理论”是挣脱“洲际圈”的重大国际政治理论创新,是处理国际关系新的导向。圈理论有别于同盟理论,它不需要固定的同盟约束,但却能拥有关键时刻的战略互助效果。
近几十年来,中国曾经对穷亲戚表现不太亲热,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意无意地去回避第三世界,把正常的兄弟互助关系看成为“包袱”,说毛泽东当年搞的是傻瓜政策,是打肿脸充胖子,知识分子和资本家把毛泽东的外交政策都当成笑话看。
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曾经的兄弟国家都离你远了,富朋友都是酒肉朋友,你给它大单,它跟你好,你稍冷淡,他给你找茬,把你搞乱,穷朋友也不帮你说话,它们认为你变心了。
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国领导层开始有所警醒,随着政策的调整,中非关系开始回暖,双方互信度在不断提高。但这种趋势并没有达到过去的那种兄弟般情谊,很多周边朋友及亚非拉朋友都不那么铁。最近以来,美、日、欧、印、澳、韩、越等跟中国争相较劲,分裂中国的活动由隐转明,给予中国有效声援的国家明显不够,这是经济繁荣背后的重大隐患。
★★★毛主席为什么要把世界三分?
美国拉一帮老弟搞了个圈子,苏联找一帮菜鸟搞了个圈子。上世纪六十年代,毛主席对这两个群主都不感冒,在处理国际关系时早就已经另起炉灶拉自己的兄弟,只不过,七十年代时机成熟后才公开提出三个世界理论,准备工作之前已经做得很好。
中国提出建新群就是结穷亲,这个群,不要群主,大家平等相待,遇事商量着办,靠数量优势维护群众利益。主席的这一战略思想,对中国加强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加强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国际地位,争取第三世界国家共同反霸,发展对外关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毛主席指明了两个超级大国是当时造成世界不安和动乱的主要根源,它们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富压贫。中国作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一员,坚决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支持第二世界国家反对超级大国干涉和控制的斗争。中国坚决反对超级大国的扩张主义政策,对美国实行又联合又斗争的方针,侧重打击苏联霸权主义,有效地牵制了苏联的扩张主义势力。
三个世界理论的最直接国际政治效应是:美苏都清醒认识到,世界要变天了,队伍会越来越不好带,穷国、弱国都是可以随时造反的。
二十世纪的世界,只有一个国际关系词的影响力可以与“三个世界”相提并论,那就是美苏制造的“冷战”。毛泽东为了打破那种霸权主导下的“冷战”,用“三个世界”来唤醒全人类的独立自主意识,在当时的国际格局中,只有三分天下,中国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当今世界的圈子结构及趋势分析
“冷战”结束以后,固定的世界性集团几乎可以认为宣告解体,剩下的全是地区性机构或者是有特殊指向的机构,比如说东盟就是地区性机构,北约就是特殊安全目标机构。
从现状看,世界圈子大致呈现以下特征:
1、已经没有国家有能力构建领导归属明确的圈子集团,包括美国在内。美国表面看可以领导世界,但这只是松散性或者说是象征的,这种“领导力”纯粹建立在它的武力威胁之上,剥去这一层因素,美国其实也已经属于孤家寡人式的超级大国,欧盟与美国也只能是相对友好的朋友,并且裂缝有扩大化趋势,“北约”是美国影响欧洲的唯一带有指标价值的组织。
2、姓资姓社已经不是建群关键指标。原来属于第二世界的所有国家都已经沦为实用主义国家,经济意识形态已经退居弱位,一国多群是未来新常态,哪里有利益,就往哪个群里钻,G7虚化,G20就成了新的大混杂群,以后或许又有新的大群。俄罗斯尽管军力仍然强大,但早已经失去带头大哥的能力,在各个群里混存在感也将是其努力的目标,资本已经统一了99%的世界。
3、第三世界已经没有群主。原来属于第三世界的国家不再以民族独立和争取解放为主要任务,部分国家已经跃升至有影响的中等实力国家,中、印、韩等国家从综合竞争力看早已经具备区域性和世界性影响,中印两国都不能独立成极,但都将是世界决定性因素。大多数亚洲和非洲国家仍将长期处于底层角色,并且仍将动态游离在各个大国之间。
4、基于“再平衡”战略的新组群模式将成为未来国际关系重构的主流。美国独霸,大部分国家都不赞成,但别的国家想独大也不成,一旦有这个苗头,新的组合联盟必然要出现,美国在帮助某些区域国家实现再平衡的同时,自己也在面对越来越现实的“被平衡”,美国对中、印、俄、日、德等国家绝对失衡的局面也将会被打破,这会导致世界各大国都在“平衡”与“非平衡”中做出谋划,从而避免毁灭性的新世界大战。
5、新的经济组织有可能颠覆历史。现有的三大国际经济组织将会被新科技革命带来的经济巨变而重新构建。科技实力和经济实力强大的国家将引领未来的货币革命、金融革命和贸易革命。
★★★当今中国的现实国力及国际地位分析
1、中国因其庞大的人口智力优势毫无疑问地将自己推向世界有主导形象的地位,无论在哪一个方面,中国已经取得的成就和将要取得的成就都足以影响世界。
2、中国周边的复杂化程度将注定越来越严重。虽然中国自己的实力快速增强,但“再平衡”的新理念在各国兴起,小国被大国利用是过去式,大国被小国“利用”是未来新趋势,中国不必也不可能谋求绝对优势,那些寄望中国快速发展“用绝对优势解决争端”的想法很难实现。
3、传统的第三世界兄弟将会选择性分类。“有奶便是娘”将是所有落后国家谋求在大国间寻找位置的最现实诉求,非洲各国首脑可以来中国开群会,也可以去日本、印度开群会,这会导致中国的国际“铁粉”越来越少,如果控制不好,“铁粉”甚至可能消失。
4、经济意识形态弱化的方向将不利于中国。以姓资姓社为意识形态主战场的历史将逐步终结,世界将会转入全局性的资本竞争形态。新的意识形态主战场是政治形态和宗教形态,这两个阵营将属于“软阵营”,“民主”和“教义”是这两个阵营的指标性控脑产品,一般情况下不显性表达出来,当出现地区性或世界性重大冲突时会突显出来,它将会给中国的跨国投资带来巨大风险。
★★★世界秩序重构的分组方法
笔者在2009年对世界发展趋势做出新判断:“热战”格局将逐步成形。
“热战”时代的世界秩序比“冷战”时期更加混乱。2020年以前,世界仍处于制衡力量严重不足的阶段,2020至2030年将慢慢走向相对平衡,2030至2050年将进入群雄逐鹿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美国继续推行霸权的最后良机,如果成功,美国会延长世界大国平衡的时间,如果美国被世界挑战成功,多极混战的局面将会快速形成,在世界各大极权国家形成以后,笔者认为,世界将转入一个新的权力分配时代——两个世界。
“两个世界”理论实际上也可以称为“二元世界”理论。世界所有的国家将在未来几十年被分为“主导型国家”和“从属型国家”。拥有完全自主能力、保护能力和扩张能力的国家称为“主导型国家”,那些无法独立维护自身利益,必须从属于一个或几个极权主体的国家称为“从属型国家”。未来二十年,世界将形成美、俄、中、德、法、英、印、日等主导型国家,主导序列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个,其余所有国家都将变成“从属型国家”,小国、弱国选择自己的队伍是必然趋势。“热战”时代归根到底是“主导型国家”之间的对垒,其它国家只不过是对垒过程的棋子,没有哪个“从属型国家”能够置身事外。20世纪形成的“不结盟运动”和“不结盟国家组织”将会自动解散,未来的世界,在任何领域都将出现形式多样的隐形联盟,没有圈子,就将被孤立。
笔者认为,“两个世界”是毛主席“三个世界理论”的时代化转换,是世界运动的结果,是科技革命、经济革命和军事革命的新产物,两个世界中又会分出很多群,各个群之间的交互关系最终反映的是“主导权”争夺。
★★★如何坚定地拥抱圈子里的朋友走向未来?
毛主席当年用“分世界”的思想取得改变世界格局的影响力。今天,中国仍然需要按照“分世界”的理论重新改变世界单极格局。但“分世界”不是想分就能分,必须有自己可供世界愿意接受的物质与精神。换句话讲,你想在某个群里当群主或者影响群内生态,必须拥有让人家附和你的东西。概括起来讲,不外乎以下几点:
1、必须让“从属型国家”得到经济好处。主导国不同于霸权国,霸权重在掠夺,主导重在给予,所谓“无条件援助”将永不存在,援助就是有条件交朋友,有条件交朋友就必须有付出,这是未来大方向,再也不要讲什么“冤大头”的观点,中国必须坚持毛泽东时代的对外援助政策,尤其是要选准援助的对象。中国人民要用一种新思想看待国际援助:分享主导成果。
2、安全保障能力是主导型国家必须拥有的硬实力。小国,弱国,它们要的是安全,不是大国地位,谁能保它的政权安全和国家安全,它就跟谁,谁靠不住,它就要换主人,很简单的道理。毛主席时代建立起来的军事威慑力在经过几十年的再发展后又达到了一个新高度,这个“新高度”仍然未达剑出敌退的程度,只有当中国能给友国提供随时可依靠的协同威慑力时,中国才可以讲自己真正主导了世界,何时敢分享“安全保障”,何时就有铁哥们。
3、制度模式是中国在未来能否真正取得国际主导权的基石。这个“模式”包含的范围非常广泛,政治和经济只是其中的组成部分。如果中国完全照搬美国模式,无论你形式上学得多么接近美国,终究不可能当上世界老师,因为美国祖师爷会摆在更优先位置。
4、中国要坚定不移地做大经济总量效应。目前阶段,虽然不宜过高评价中国经济质量,但中国经济总量的壮大是积极可取的,印度也在走相似的道路,总量效应会一步步改变世界秩序,美国的总量比重将不可逆转地下降,“世界经济比重图”就是未来世界话语权的影响指数图,话语权重又进一步决定朋友多寡。中国必须把自己的“总量”与兄弟国家做成互动的模型,也即是讲,你的量增应该带动兄弟国家的量增,并且要做到敌友泾渭分明。
 
写于2018年1月15日星期一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