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治经济学批判 查看内容

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生产(六)

2018-1-31 07:09|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130| 评论: 0|来自: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

摘要: 首先是大搞除四害和爱国卫生运动。一九五二年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为反对和粉碎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对我国发动的细菌战,发起并开展了全国性的爱国卫生运动,形成了爱国卫生运动的光荣传统,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单位设 ...
首先是大搞除四害和爱国卫生运动。一九五二年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为反对和粉碎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对我国发动的细菌战,发起并开展了全国性的爱国卫生运动,形成了爱国卫生运动的光荣传统,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单位设立了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专门机构,常抓不懈。爱国卫生运动具有政治性和群众性,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一项伟大创举。在三面红旗运动中再次形成一个爱国卫生运动大高潮。伟大领袖毛主席一直把广大劳动人民的身体健康挂在心头,周总理一直担任全国爱卫会主任。爱国卫生运动是一部史诗,可以写成千百万部书,可以写成千百万首赞歌。对五八年三面红旗大跃进的兴起 ,爱国卫生运动的高潮是最先兴起,具有先导和引领的巨大作用。滴水见太阳,这种情景有毛主席的《送瘟神》诗二首为例。不是一首,是两首啊!是诗意未尽啊!全诗如下:
七律两首
送瘟神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 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一九五八年十月三日《人民日报》。这不是在三面红旗上镶上的一颗灿烂的红宝石、使红旗更红了吗!由于各地自然情况不同,由于历史的变化,除四害和爱国卫生运动的内容也不同和不断变化着。针对美帝侵朝战争中的细菌战,最初四害定为“老鼠、苍蝇、蚊子、跳蚤”,后变为“老鼠、苍蝇、蚊子、麻雀,”再变为“老鼠、苍蝇、蚊子、臭虫”,再变为“老鼠、苍蝇、蚊子、蟑螂”。因曾有麻雀一害,而攻击除四害运动,并扩大为攻击和否定三面红旗运动,这种人只能与害人虫为伍罢了。
在除四害为标志的爱国卫生运动中,最广泛地把人民群众发动起来了,讲卫生、讲文明的新风兴起来了,一扫“东亚病夫”蔑称。这样的人民群众怎么不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各条战线上奋身参加呢?
    其二,大搞水利和农田基本建设是三面红旗运动中最壮观的事业,并建成了数不清的大小水利工程,用改天换地一词一点也不夸张。当时提出的战斗口号是“让高山低头,让河流让路”;“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这就是说,用大搞水利和农田基本建设战胜千百年来旱涝轮回的灾荒。中华民族文化史的远古开篇就是大禹治水,所以修水利有优秀的传统,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巧夺天工的都江堰工程、美如画的梯田工程、大运河工程、大小引水渠工程等。其中治黄是历代永不停息的国家工程。三面红旗更是在中华水利史上,规模最大,成绩最多的一章。对此,在中国水利志及省、地、县的方志中都有水利篇。我们这里不去详述这些成绩。这里提到一件事就可以对三面红旗运动中的大搞水利画龙点睛了。在八大二次会议闭幕的第二天,即五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候补书记,全体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到十三陵水库工地参加义务劳动。中华水利史上,国家最高领袖亲到治水工地劳动,仅大禹和毛泽东两位。大会后,委员回到各省地后,无一例外,大搞本地水利建设,在当时当地被称为“水利书记”、“水利县、省长”等等。这时水利工程用的材料主要是石条、石料,用的工具主要或全部是铁锹、箩筐、手推车或牛车。战争史上,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冀鲁豫边区三百万翻身农民用小车推出来的。即使北京的十三陵水库、密云水库、金海水库、怀来官厅水库等大型水库也是几乎用原始工具建设的。工程设计有现代科学技术标准,工具是简单手工的,工程质量是高标准的,其中决定性的因素是有共产主义精神、有冲天干劲、团结一致、统一指挥的劳动大军、技术人员和干部队伍;真正实践着“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听一听百岁水利泰斗、密云水库、十三陵水库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兼工地副总指挥、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水利系主任张光斗的一个小故事吧!中央电视台在科学家访谈节目中,去探访张光斗。张光斗身穿褪色的中山装坐在家中的简朴放满书刊资料的小书房里。一位年轻的女记者说:“密云水库是您老设计和参与建造的,密云水库造福首都人民,您有大贡献,功不可没,您想到密云水库,一定会高兴快乐吧!”张光斗说:“你们这些采访和电视节目净是瞎扯淡。谈密云水库我不高兴!高兴什么?水库周边盖那么多宾馆、饭店,我们城里喝的是洗脚水啊!年轻人哪,你们这些年轻人没见过,也不知道什么是真高兴,真快乐。毛主席到十三陵水库工地参加劳动,同主席和民工在一起,热火朝天,哪有苦和累呀!口号声、欢笑声响彻工地,那才是真高兴,那才是发自内心的真快乐!”这个小故事已把大办水利、水利大跃进中三面红旗实践和精神解说得淋漓尽致了。当张光斗先生用“瞎扯淡”一词时,并上了中央电视台时,其内心感受已无法压抑,已无别词言表了。八一年《决议》和一零版《党史》中对三面红旗的污蔑及那些反动的御用文章不就是“瞎扯淡”吗?
一九五八年是第二个五年计划开局之年,通过八大二次会议制定了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高举三面红旗奋斗,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各条战线取得了巨大成就,开创了前进的新局面。最为重要的是冲破了苏共现代修正主义的框子,冲破了国内各种各样的历史惯性遗留下的陈旧、落后的老套路、老方法及形形色色绳索的束缚。当时有一些流行的口号宣传着“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如夸张地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等等。三面红旗是一场大革命,最直接面对的是苏共现代修正主义的倒退路子,绝不重走,必须冲破,要闯出新路子,要革掉旧路,开辟出新路。用革命而不是用改良的方法,实行大搞群众运动,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指导下,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路。破旧立新、兴无灭资,打碎旧世界,建设新世界。三面红旗运动表现了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创造力,在群众运动中被激发出来了,力量和智慧发挥出来了。正是在三面红旗运动的革命实践中教育了群众、锻炼了群众,产生和培养着一代新人;也正是通过三面红旗运动逐步暴露出了党内的右倾机会主义——现代修正主义的真面目。这样就围绕三面红旗展开了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党内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这场斗争的继续,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后又演化为文革后修正主义上台解散人民公社,疯狂复辟资本主义,叫嚷重新恢复什么“八大正确路线”;再后呢,广大人民群众逐渐认清了“邓三科梦”的真面目,又不断兴起愈来愈大反资、反修、反帝的革命斗争。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有觉悟的共产主义战士,广大工农劳动人民,运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必将形成巨大的物质力量,摧毁党内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扫除新产生的资本主义——官僚、权贵、买办三毒合一的中国新资本主义,重新成为在三面红旗下的天下的主人。正如毛主席在《介绍一个合作社》那篇三面红旗的宣言书的结语中所说:
    “中国劳动人民还有过去那一幅奴隶相么?没有了,他们做了主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面的劳动人民,现在真正开始统治这块地方了。”
正当全国人民高举三面红旗奋斗前进的时候,却发生了三年自然灾害。大灾荒并没有阻止全国劳动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前进步伐,而是更高地举起三面红旗的伟大旗帜,战胜了自然灾害。历史证明,正是三面红旗战胜了自然灾害和其他困难。“沧海横溢,方显出英雄本色”。在革命史上,红军爬雪山过草地,靠吃草根皮带,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志愿军靠一口炒面一口雪打败了美帝野心狼;全国人民扎紧腰带,大家同甘共苦,取得社会主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的成就。经历三年自然灾害三面红旗变得更加鲜艳了。
(四)战胜三年自然灾害
一九五八年四月六日,在武汉会议中,毛主席说:“两条道路斗争,恐怕还有几个回合,还有一个长期的反复,必须估计到。要估计是否还要出大问题。比如国际国内出现什么问题,世界大战,国内出现大灾荒,右派可能作乱。”毛主席的话,其中说的:世界大战虽然没有发生,却也发生了局部的边界战争和冲突;但是却出现了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出现了大灾荒;至于“右派可能作乱”,已不是五七年式的右派,而是党内右倾机会主义——现代修正主义的作乱。毛主席的话, 真是三语成忏了。怎么办?于是两条道路的斗争在这个大灾荒的时候展开了。对于这个时期,史称“三年自然灾害”或“三年困难”时期。只有“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说法,才是符合实际的。因为那是大灾荒导致粮食紧缺,饿肚子。“三年困难时期”的说法,并没有点明本质和要点,把“困难”一辞当成了主辞,困难当头了。大灾荒就是缺粮,就要饿肚子;这就要用搞好农业生产,增产粮食来解决,用“以粮为纲”来解决。这样就问题清楚了,目标明确了。相反“困难当头”就要出问题,甚至要出大问题了。缺粮饿肚子,就是饿肚子;吃不饱,就是吃不饱,不能扩大其范围。把自然灾害造成的粮食减产,说成是“三年困难”,就是以偏概全,似乎天下就是一个吃饭问题了,就是一个肚皮,一个胃了。苏格拉底的名言说:“人们活着就是为了吃饭,而我吃饭是为了活着。”毛主席说:“我生长在农村,我知道农民,吃得草根,百事能做。”近来,中国电视播放多集宣传美食的片子《舌尖上的中国》。一次去菜市场买烙饼,在摊前等待时,看母子二人烙饼的全过程,突然感悟:这哪里是“舌尖上的中国”啊!这不是“指尖上的中国”吗?眼前母子两人不是用勤劳的双手把面粉经多道手艺制成了烙饼吗?推而广之,全国劳动人民正是用勤劳的双手建设着中国。“舌尖上的中国”出自于“指尖上的中国”,舌尖上吃不出现代化的中国。
把三年自然灾害当作“三年困难”,似乎缺粮难就是一切都难,只有吃得好,才能工作好。其实并非如此。不是古书《曹刿论战》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吗?饿怕的人,把“三年自然灾害”当做“三年困难”;还有两种所谓的原因:一种说法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另一种说法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两种说法中的天灾与人祸,不论如何划分,天灾即自然灾害是可以直接度量的;即使引黄灌溉引起盐碱化,也可以找到自然原因,排洪不畅,地下水位上升,盐碱上晒地表。这种“人祸”显然是属于认识或工作方法问题,因不认识或违背自然规律。现代修正主义把“人祸”是定义为所谓的“建国以来的极‘左’路线”,这种“人祸”说,是对三面红旗的攻击,而且是借三年自然灾害进行否定,要拔掉三面红旗。这种观点在八一年《决议》和一〇版《党史》这两个反革命文本中都写出来了。更有甚者,由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出版的《毛泽东著作选读》八六版《目录》中首篇文章竟是八一版反革命《决议》的一段摘录。这版选读是按照反革命《决议》的精神挑选的,故而没有《介绍一个合作社》一篇。一九六五年三月由毛泽东著作选读编辑委员会出版的《毛泽东著作选读》甲种本、乙种本都有《介绍一个合作社》这篇光辉著作。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现代修正主义疯狂封锁、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丑恶手法和嘴脸,已堕落到文痞的地步了。中国现代修正主义反对三面红旗,也就必然反对三面红旗的宣言书:《介绍一个合作社》。
59年、60年、61年三年自然灾害,造成农业减产。于是农村社员的口粮和城市居民的供应难以得到基本保障。农业收成减少,不仅粮食一项,其他食用油、食糖、烟草、肉类等也欠收了,用油脂造的肥皂及日用生活品也要减少。广大人民群众基本生活处于很困难的状况。但是这种困难并没有阻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步伐。最为重要的是,并没有动摇全国人民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念;而是高举三面红旗的旗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甚至创造了建设社会主义的奇迹。战胜三年自然灾害,或者说战胜大灾荒,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全国人民,从中央到地方同甘共苦克服生活困难举措真是叹为观止,甚至毛主席也要减低伙食标准,而得了浮肿病。由此观之,在毛主席三面红旗路线的指导下,全国人民在三年自然灾害面前不但不会低头,而是扎紧裤带创造出了建设社社会主义的奇迹。
这里首先简谈河南林县红旗渠的建设。
林县处于河南、山西、河北三省交界处,历史上严重干旱缺水。据史料记载,从1436年到1949年,历经明、清、民国,共514年中发生自然灾害100多次,大旱绝收30多次;有时大旱连年,河干井涸,颗粒不收;在这514年里人相食5次。
解放后修建了许多水利工程,一定程度下缓解了生活用水困难。从1957年起,在全国大搞水利的高潮中,经1958年的三面红旗运动,先后建成英雄渠、淇河渠和南谷洞水库等水利工程。但由于水源有限,仍不能解决生产大面积灌溉问题。
1959年林县又遇大旱。境内的4条河流都断流干涸,已建成的水渠无水可引,水库无水可蓄见了底,山村群众生活用水又得远道取水吃。1959年10月10日,中央林县县委在“反右倾,鼓干劲”形势下发出“重新安排林县河山”的号召,决定组织和发动群众实施“引漳入林”工程。工程决定1960年2月春节后开工,当时正逢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全县只有150万亩耕地、300万元储备金,28名水利技术人员(最高学历为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生)。决定因素是全县已在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中组织起来的50多万社员群众。七万社员民工众志成城,克服各种困难,战斗十个春秋,终于完成了这项工程奇迹。十年当中,先后有81位干部群众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中年龄最大的63岁,年龄最小的只有17岁。红旗渠总设计师吴祖太牺牲在第一线,年仅27岁。该工程共削平1250座山头,架设151座渡槽,开凿211个隧洞,修建各种建筑物12408座,挖砌土石达2225万立方米。把这些土石筑成高二米,宽三米的墙,可纵观祖国南北,绕行北京,把广州与哈尔滨连接起来。红旗渠全长1500公里,其中总干渠70.6公里,全部开凿在峰峦叠嶂的太行山腰,工程艰险。几万社员民工在修渠工地,自己动手,想尽各种办法解决住的问题。大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就睡在山崖下、石缝中,有的垒石庵,有的挖窑洞,有的露天打铺,睡在没有房顶、没有床、更没有火的石板上,薅把茅草当铺草,真是铺地盖天。几块布撑起来,就是指挥千军万马的指挥部。在10年的修渠中,住地再难再苦,整个工地没有盖一间住房。青年洞是总干渠最长的隧洞。1960年2月由衡水公社320名青年先行施工至11月,因自然灾害严重,生活困难,寒冬施工更加困难,总干渠暂停施工,而青年洞施工不停止。建渠干部群众坚持“宁愿苦战,不愿苦熬”,改由各公社挑选300名青年组成突击队,继续施工。当时干部群众口粮很低,为了填饱肚子,上山挖野菜,下漳河捞河草充饥,很多人得了浮肿病,仍坚持战斗在工地,以愚公移山的精神,终日挖山不止。经一年零五个月的奋战,1961年7月15日凿通隧洞。为表彰青年们艰苦奋斗业绩,将此洞命名为“青年洞”。南谷洞渡槽始建于1960年2月15日,1961年8月15日竣工,由茶店、河顺两公社修建,共挖石方5264立方米,砌石9318立方米,用功5.6万个。1965年遇到大旱,继续发扬大办水利奋斗精神,河顺公社组织14个大队,每日出劳动力3100名,牲畜750头,大小车辆600多辆,畜驮车推,从2.5公里以外运来好石料。没有木料、工具,队队户户筹集,没有吊车竖起游杆当吊车用,大干加巧干。1965年12月1日动工,次年4月5日竣工,仅用125天,共完成挖土石0.5万立方米,砌券石1.02万立方米,投工21.5万个,渡槽整个工程都用“寸三道”(一市寸宽锻三道纹)“五面净”的大青石砌筑而成,既坚固又壮观,是一宏伟工艺品。总之,红旗渠的修建始于1960年,历经十年,自立更生,艰苦奋斗,实现了毛主席教导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红旗渠的建成,彻底改变 了林县人民靠天等雨的恶劣生存环境,解决了56.7万人和37万头家畜吃水问题,54万亩耕地得到灌溉,粮食产量由未修建初期的100公斤增加到1991年的476.3公斤(1991年时,化肥和种子改良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使亩产增加)。
1960年,红旗渠初建时,毛主席多次指示时任县委书记,必须大兴水利。周总理始终十分关心,支持红旗渠的建设,并倾注了很多心血;他曾自豪地告诉国际友人:“新中国有两大奇迹,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一个是林县红旗渠。”《红旗渠》纪实电影片,于1971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发行上映。该片详细地纪录了当时修建的过程,一修十年,而电影《红旗渠》也跟拍了十年,是电影生涯中耗时最长,投入人数最多的记录影片,到底有多少人参加摄制已经说不清楚,共留下了一万多尺胶片。1974年,新中国参加联合国大会时,放映的第一部电影就是纪录片《红旗渠》。这部电影真实地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劳动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可歌可泣的历程。这个历程凝结的精神叫红旗渠精神。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呢?红旗渠精神可以用千言万语、从各个角度描述,但归根结底一句话:红旗渠精神就是三面红旗精神,就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精神;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精神。
下面要谈战胜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一件振动全国的大事:“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国青年报》在报导这件事的文章开头写道:“一滴水能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件平常事足以体现我们时代最美好的思想、最高尚的风格。党的教育,在我们心里开出了多少最芬芳的共产主义鲜花?你数不清!这种思想使人们创造了多少共产主义大协作的奇迹?你数不清!但是这种平凡而伟大的事情,却每天都在你的身边发生。现在,就让我们讲一件给你听……”(接)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