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治经济学批判 查看内容

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生产(七)

2018-1-31 07:13|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122| 评论: 0|来自: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

摘要: 这里把报上的文章摘述如下并不是繁琐,因这正是三面红旗上的一颗珍珠,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发生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典型事迹。“一九六零年二月二日,农历正月初六,晚饭中发生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食物中毒事件 ...
这里把报上的文章摘述如下并不是繁琐,因这正是三面红旗上的一颗珍珠,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发生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典型事迹。
“一九六零年二月二日,农历正月初六,晚饭中发生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食物中毒事件,后查明是阶级敌人投毒的反革命案。山西省平陆县与河南省三门峡市,只隔一条黄河。平陆县北五十里外张村一带,正在修建一条从芮城风陵渡到平陆南沟的省级公路,这条公路是山西全省支援黄河三门峡建设工程的交通命脉。筑路民工都是人民公社社员,干起活来,真叫干劲冲天,有个叫侯永胜的,一个人一天就挑了几百担土。他们展开对手赛,改革了一系列工具,工效步步提高。更是在春节期间休息后,打了个开门红的大胜仗。谁想竟发生了这偶然的不幸。张村公社党委第一书记薛忠令最先率公社医院二十多名医护人员赶到张沟工地给病人洗身、洗脚、消毒。七点钟消息报到县委。中央平陆县委正开扩大会,讨论一九六零年大跃进规划。七点钟时,县人民委员会(那时简称人委,不称政府)燕局长匆匆奔进会议室,找到县人民医院王院长说:‘一小时前,风南公路张沟段有六十一名民工,发生食物中毒,请立刻组织医务人员抢救!……’话还没说完,坐在主席位置上的平陆县委第一书记郝世山同志说:‘同志们,现在要全力处理一件急事,会议暂停!’立即召集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当机立断,全力抢救。片刻,大卡车就载着负责同志,载着县医院全部最好的医生,在茫茫的黑夜里,翻山越岭,奔向工地。到达后,县里的医生跳下车,立即插手诊断,立即治疗,给患者喝下绿豆甘草水解毒,无效!又注射了吗啡,无效!用了各种方法,无效!无效!县人民医院负责医生解克勤等同志,经过紧张详细的会诊后,断定:‘非用特效药‘二巯基丙醇’不可!必须在4日黎明前给病人注射这种药,否则无效!赶快派人去找!’县委会里,不安之夜。县人民医院两个司药连夜过黄河去三门峡去找药。到黄河茅津渡口,老船工王希坚听敲门人说为了六十一个祖国建设者找药,立即跳出被窝,吆喝伙计们快上船,打破黄河不夜渡的老例,把取药人安全送到对岸。但是,三门峡市没有这种特效药。向附近各地,运城、临汾去找,均没有这种药。郝书记斩钉截铁地说:‘为了六十一个同志的生命,现在我们只好麻烦中央,向首都求援。向中央卫生部找特急电话!’于是,这场紧张的抢救战,在二千里外的首都,接续着开始了。二月三日下午四点钟,王府井北口八面槽的路东,一家门市很小的国营特种药品商店的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了十分急促的铃声。戴近视眼镜的老胡,一把抓起听筒:
‘喂,哪里?’
‘长途!我是中共山西平陆县委,我们这里有六十一名民工发生食物中毒,急需一千支'二巯基丙醇',越快越好,越快越好!’
‘我们立刻准备药品! ’老胡喊起来了:‘我们马上设法把药发到太原!’
‘不行!太原距平陆尚有一千余里,而且要翻山越岭,交通极为不便,请设法空运……空运!!’
商店党支部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全力以赴办好这件事。
二月三日,下午四时多,卫生部药品器材处长江冰同志接到平陆县委打来的电话后,一面叫人通知八面槽特种药品商店赶快准备药品,一面跑去请示局长和正在开党组会议的几位部长。徐运北副部长指示:一定要把这件事负责办好,立刻找民航局或请空军支援送药。民航局:‘明天早晨,才有班机去太原,那太迟了,太迟了!……对啦,请求空军支援!’当卫生部接通空军领导机关的电话时,民航局已先一步为此事告知空军。空军首长指示:全力支援,要办得又快又好!于是,像开始了一场战斗一样,有关人员各就各位,研究航线,研究空投,向部队发出命令……这一切都办得十分神速,这一切都贯注着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都贯注着对人民极其深沉的爱!阶级友爱,情深似海。在我们中间,一个人发生困难,就有上百、上千、上万个素不相识的人,热切地向你伸出手,不遗余力地帮助你……
晚上近七点钟,平陆工地接到电话:‘同志们,县委来电话,中央已决定今晚派飞机送药来!’
七点半钟,胜利牌轿车载着一千支‘二硫基丙醇’,正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在静谧的京郊林荫大道上,响着喇叭,箭也似的向机场疾驰。
平陆县委接到空军电话:‘请赶快物色一块平坦地带,要离河道远些准备四堆柴草。飞机一到,马上点火,作为空投标志! ’
   平陆回答:‘好!立即准备!’
县有线广播发出号召:‘圣人涧前面’空地上堆火接机!县城周边的机关、学校、人民公社,几千几万群众抱着废木碎柴往城外空地上跑,红旗公社的男女社员,抱着大捆大捆的棉柴芦苇,向这块平地奔来……
雄鹰正在高速航行。下面是茫茫大地,祖国到处是不夜城,繁星与万家灯火交相辉映,这时候,有多少人,还在辛勤地为祖国劳动着!
  夜里十一点二十三分。
‘请平陆准备!准备!飞机再有七分钟就到你县,马上点火! ’
火苗冲天而起,大火把天空和大地都照红了! 飞机迅速下降,二千、一千五、一千、五百米,机长命令:‘准备空投!’电铃一响,药箱推出机舱,向预定空投地点坠下去,坠下去!……几千双手高高地举起来,谁都想把这一箱药擎住!人们向飞机、向降落伞此起彼伏地欢呼!其中有一位十六岁的女孩杨果娃,唱蒲剧小旦的演员。她的脸上还抹着粉,戏装也没卸,也向着降落伞跑去。
‘果娃!你怎么也跑来啦!’郭县长问她。
  ‘看戏的人都来啦,我怎么不来,来接毛主席送来的神药哇!’果娃边跑边答。
降落伞带着药箱安全地着陆了,寨头管理区的社员最先抱住了药箱,几千人簇拥着这一箱药……药箱放上汽车,车大开油门,向五十里外的张村医院飞奔。俗话说:平陆不平沟三千。汽车越过狭窄崎岖山路,安全到达张村公社医院。……
汽车一到,迅速拿下药箱,迅速注射,十分灵效,立竿见影,止住疼痛,恢复神智,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化险为夷了。
二月五日,红日高照,春光灿烂。
县委书记处书记兼县长郭逢恒及县里其他几位领导同志,代表县委会和全县人民,率领着县文工团,携带着慰问品,来到了张村公社医院。他们亲自到床边抚慰病人。郭县长见病人已恢复了健康,打心眼里高兴。民工们紧紧地拉住了郭县长的手,不知说啥是好。……
当场,大家都再也躺不住,纷纷爬起来,‘为了感谢党和毛主席,感谢首都人民的支援,我们明天就上工!’‘ 我们一连全体向党和毛主席保证:鼓起最大干劲,把第三连的工全部包下来!’
紧接着,大家在公社医院的里里外外,在工地上,贴出了几百张大字报表决心;写给党中央和毛主席的信,更像雪片般飞来……
  民工们真是说到做到,他们一上工,就由过去每天挖十五方土,增加到挖三十方,工效提高一倍。有的人,更是一天干了三天的活!大家决心提前三个月修好这条支援三门峡伟大建设工程的公路!无数的奇迹在创造着!……
  不仅仅是我们的这些筑路民工,不,十二万平陆人,不,六亿五千万中国人,人人心里都燃着一团烈火,这团烈火越烧越旺:对党和毛主席的深沉热爱,化做无穷无尽的力量,人们正在用它加速建设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干劲冲天地、高速度地建设她吧,这是咱们的靠山,这是咱们永远幸福的保证!”(记者:王石 房树民)
“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这是一首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交响乐、大合唱、赞歌。奏响这首赞歌的是党、政、军、民,是职工、社员、战士、干部,总指挥是共产党、毛主席,是三面红旗光辉照耀下的社会主义道路。
下面再谈一下,三面红旗下的水利建设导致了中国农业种植方面的生态革命。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毛主席制定的农业《八字宪法》:“水、肥、土、种、密、保、工、管”,把水放在了第一位。在三面红旗指引下,农田水利建设高潮,因三年自然灾害降临,更激励了广大群众建设的干劲,更坚定的决心,也取得了更大的成绩,对此有来自政府、研究者及亲历者三方面的记述和研究。
时任水利部长傅作义指出:“1958年,全国共完成土石方580亿工方,扩大灌溉面积4-8亿亩,初步治理洼涝面积2-1亿亩,初步控制水土流失面积32万平方公里,我国水利建设事业这样的发展速度,建设规模,都创造了世界水利建设史上的奇迹。”他对1959年农田水利建设成绩做了总结:全国共建成蓄水1亿立方米以上的大型水库1000多座,万亩以上的灌区1200多座,另外,还有大量的小型水库。共计完成土石方130亿立方米,扩大灌溉面积7000万亩,初步实施水土保持措施面积8万平方公里,初步治理洼涝面积6300万亩,发展机械排灌140万马力。李葆华也指出:“水利建设的成就和发展速度是我国历史上所从来不曾有过的。”10年间共增加灌溉面积7-6亿亩,其中仅1958年就增加了4-8亿亩,为解放前几千年所积累完成的灌溉面积的2倍。(李葆华:《高举红旗,大搞水利运动》,1959年9月28日《人民日报》)水利部农村司编著的《新中国农田水利史略》(中国水利电力出版社1999年版)指出,大跃进运动中的农田水利建设,在连续两年的冬春修中,都是出动了上亿的劳动力,不论从开工处数之多和完成土石方数量之巨,都是空前未有的,全国很多大型灌区都是在这一时期开工兴建的,至于中小型工程是遍地开花,数不胜数。据1962年经过核实后的数字,1962年比1957年实际增加灌溉面积5538万亩。同时,经过这次全民性的水利运动,对进一步摸清水土资源,掌握治水规律和培养、锻炼水利队伍都起了很大作用。
北京大学中国历史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孟凡贵2007年2月15日发表论文《万流归海见桑田——从华夏5000年农耕文明的大视野仰望毛泽东》。论文摘要:中国的主要粮食作物“高粱”,在20世纪70年代退出历史舞台。围绕这一历史事实,客观描述了自50年代兴起的全国大规模治水,农田水利建设运动;以独特的视角论述由水利建设引发了农业生态革命及其深远意义,从而凸显了农业集体化在这一过程中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
道别高粱话沧桑:“洼地”是中国北方平原普遍存在的古老农业生态要素,它的本质特征是水涝与盐碱。大面积种植高粱正是这种生态的必然选择。如果不改变这种生态的本质,就只能在这种生态里种植高粱。
斥卤生梁说轮回: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中国先民与水患、盐碱进行了不息的抗争。但由于一直未能组织起强大的社会力量解决“排涝”这个核心问题,以致对大面积低洼、盐碱地的开发陷入周期性的轮回状态。
万流归海见桑田: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动员,组织广大人民群众对大江大河进行彻底治理,大力兴建农业蓄、排、灌水利工程,一举改变了险恶的农业生态,从而引导了中国农业极为深刻的革命。其意义不亚于大禹治水对中国历史的深远影响,同时堪称世界农业发展史上的典范。对于这项农田水利建设的伟大成就,文中以“惊天巨变”概述如下:
“晋代葛洪在《神仙传.王远》里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是王远路遇仙女麻姑,询问麻姑的年龄,麻姑回答:自成仙以来,已经三次看到东海变成了桑田,于是我们有了‘沧海桑田’的成语典故来形容巨大的变化。我们不是神仙,自然没有麻姑的造化,但我们这一代人确实经历了一次‘洼地变桑田’的巨变;这里没有‘形容’,没有‘比喻’,没有‘夸张’;这是一代人确确实实的亲身经历,整个过程历历在目。 
“1952年,朝鲜尚在热战之中,就在这一年的10月31日毛泽东说‘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从此,每当冬季农闲,大河两岸人声鼎沸、红旗招展。在20多年里总共使用了7.7亿立方米的泥土和1400千万立方米的石头把黄河牢牢地夹在原地。在这之前它是年年决口,岁岁漫堤。7.7亿立方米!这相当修筑4条万里长城,相当于铺设宽、厚各一米的泥甬道在地球与月球之间往返一周!
“与此同时,‘根治海河’、 ‘修好淮河’两面拉开,使得这两条水系的总排海能力扩大了4倍——从1949年的1.03万立方米/秒扩大到1976年的4.3万立方米/秒。
“顿时,苍天失色,大地动容。一洼洼积水相继退去,千里的黄淮海大平原水落田出。这一过程中,全国总共有2.8亿亩的低洼易涝土地露出了芬芳的土壤,仅此一项就等于再造了近10个埃及。‘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 华夏大地何时发生过如此剧烈的变化? 
“然后就是筑大坝、筑水库、修河渠、修堤堰、引黄灌溉、引淮灌溉,环环相扣,层层展开。
“随着水利设施的兴建,大片大片的洼地得到了彻底的改造。因耐涝、耐盐碱而种植了三千多年的高粱渐渐远去。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喝高粱糊涂是小学三年级,推算来应该是1972年。以后还喝过几次,不过不是在家里,而是在生产队的“忆苦饭”时。 
“黄河两岸第一次出现了大面积的水稻田,浓厚的黄河水哺育出了优质的‘黄河大米’,由‘人民胜利渠’浇灌的九十万亩‘原阳大米’更是其中之珍品。黄河母亲毫不吝啬地滴出她金色的乳汁。
“那个时代总共兴建了多少水利工程?大大小小多如牛毛,如果一一介绍势必汗牛充栋。我们可以通过几个数字的对比一览梗略:1949年全国可灌溉面积为2.4亿亩,多集中在江南水乡;1979年全国可灌溉面积为7.1亿亩,黄淮海平原的3亿亩土地中就有1.8亿亩成了水浇地。”
对于“淠史杭灌区”——世界农水工程奇迹,文中概述如下:
“说到农业水利工程,大多数人会想到古代的‘都江堰’和当代的‘红旗渠’。其实,在1958年---1976年间,中国有一个工程比‘都江堰’更激越,比‘红旗渠’更磅礴,它就是‘淠史杭灌溉枢纽工程’。
“‘淠史杭灌区’坐落于大别山山麓,构架在山峦起伏的皖豫丘陵大地上,横跨长江、淮河两大水系,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山地人工灌溉工程。‘红旗渠’怎么能跟它比呢?‘淠史杭’一天的输水量比‘红旗渠’一年的还大。
“它到底有多大?灌区内包括5座大型水库、23座中型水库、1043座小型水库、21万处塘坝;总库容86亿立方米,灌溉引水能力为年200亿立方米;大、中型河渠总延长2.5万公里,可通航河道总延长1000公里;设计灌溉面积1026万亩,1979年完成灌溉面积826多万亩,80%属于高渠自流灌溉。
“以上数字意味着什么?先说它的库容——86亿立方米,比1949年中国所有水库容量总和都大很多倍。三峡的防洪库容也只有221.5亿立方米,而三峡的水是不能用于灌溉的。假如要把三峡的水通过沟渠网络用于灌溉,工程将扩大数倍。
“再看它的面积,1026万亩。著名的“都江堰”是平原丰水灌区,比“淠史杭灌区”的水源、地形条件优越太多,经过两千多年历代王朝的扩建,到1950年其灌溉面积也不过288万亩;而经过新中国的扩建,1979年其灌溉面积达1100万亩。另一著名的“河套灌区”,1950年灌溉面积是290万亩,1979年为722万亩。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是新中国赋予了“都江堰”这些古老的工程以新生。
“比较一下世界上其他著名的水利工程,更能让我们体会到“淠史杭”工程的伟大。
“‘尼罗河灌区’…… 总面积为3000万中国亩,这是埃及的全部耕地,这里孕育了最古老的文明之一。该灌区长久以来依靠一年一度的尼罗河洪峰漫灌,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大规模筑渠引阿斯旺高坝水灌溉。
“‘因皮里尔灌区’ 是美国著名的人工灌区,也是世界上应用现代技术最多的人工灌区。其引水量为年35亿立方米,灌溉面积为300万中国亩。它始建于1901年,一百多年来经过多次先进技术手段的改造,但由于排水系统缺陷而被盐碱化困扰……”
作者作为亲历者叙述了本村单个“生态元”的变化——一个普通村庄的生态变迁:
“我们村土改时人口600人左右,拥有桑田旱地400亩左右,都分布在村子周围,另有洼地1000多亩。村子南面紧靠沁河,也有一些滩地,其面积随主河道的变化而变化,很不确定……
“1958年,在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的推动下,我村开始改造洼地,在东西宽1公里,南北长1.5公里的矩形地带,开挖了3条南北走向、2条东西走向的排水河,群众称之为‘小涝河’。 ‘小涝河’是相对于县里组织修筑的排涝干渠‘大涝河’而言的。‘大涝河’从洼地南端穿过,把‘小涝河’排出的水带到下游汇入沁河。‘大涝河’每段由所在地的大队组织开挖,大队之间由公社协调,县里只负责规划、测量、划线。大、小工程历时三年,正值三年灾害时期。村史资料记载,我村共开挖土方12万立方米,全村青壮劳力每人平均挖了近千立方米。1961年排涝河渠完工,从此洼地变成旱地。
“据参加过‘大涝河’工程的老干部回忆:寒冻腊月里,人们打破冰凌茬,下水挖泥,全线展开竞赛,进度最快的插红旗,稍次的插白旗,最慢的插黑旗。工程刚开始不久,据说国家领导人刘少奇要来视察,省长吴芝圃亲自坐阵指挥,做迎接准备工作。他看到工地人员少,场面不够红火,就要求老人、妇女齐上阵。工地上拉着大红标语‘老人赛似老黄忠,妇女个个穆桂英’。还借来剧团的行头,要求化装,老年人化个大黄脸(黄忠),妇女化个大红脸(穆桂英)。几多诙谐,几多壮烈!
“很难想象,假如没有人民公社,在当时的经济条件下,靠个体农民怎么完成这样的工程?单是河渠占地协调、补偿就很麻烦。
“1969年,为响应‘农业学大寨’、‘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号召,再次对整个工程进行了改造,在干渠源头筑坝引水,沿途加高河堤,建桥筑闸,变单一的排涝工程为排、引、灌一体工程。工程完成后,洼地由旱地升级为水浇良田。
“可见,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仅高粱必然被玉米取代,而且洼地具备了向水田演进的条件。1972年,我父亲受命带领七名社员试种水稻。一时间,父亲热情焕发,《水稻育秧法》、《波尔多液的配制与应用》、《稻瘟病的防治》等农技书籍堆满桌面床头。最后改造出70亩水田,全村每人每年可分得净米40斤。我记得那时的政策还鼓励创新,改造田可以免交三年公粮。为蓄水应急,还开挖了四亩大的水塘,鱼和莲藕混养,往日的洼地变成了江南水乡。……”
对于这个“洼地变良田”的翻天覆地的壮举、伟业,作者总结说道:“正是一片片洼地的改造,一个个‘生态元’的改变,使中国农业的大生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缓缓延续了五千年的华夏农耕文明,在 1958—1976年间突然像展开了翅膀,飞跃到一个崭新的时代。至此,中国才能用占世界8%的土地,养活占世界22%的人口,才能在二十多年间剧增五亿人口。在这次辉煌壮丽的变革中,涌现出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谱写了多少惊天动地的篇章!焦裕禄,带领兰考人民战风沙、斗盐碱,‘贴上膏药扎上针,开沟排水冲卤灰’;陈永贵,带领大寨人民劈山造田,‘沟坡变梯田,荒山变粮川’……”
黄淮海平原盐碱洼地最多的是海河流域,而海河流域盐碱地最严重的是沧州地区。这一地区在三面红旗运动中,治理盐碱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在总路线的指引下,在农村人民公社的支持下,工业及其他方面仍然实现着大跃进。在这时期实行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方针是完全正确的。其最大的成就是,在工业建设、科学研究和国防尖端技术的发展以及农田水利建设和农业机械化,现代化发展的许多工作,都是在那些年代开始布局并打开了局面,并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腾飞的基础。特别突出的是石油工业发展成为我国社会经济的支柱产业。松辽平原1959年找到工业性油流,1960年最困难的时候,党中央决定从各方面抽调工人、干部和技术人员,集中力量在茫茫草原上展开“大会战”,采取勘探、开发、建设同时并举,真正实践着“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实现着石油工业的大跃进。大油田的发现是在1959年,正值建国十年大庆,故取名大庆油田。首先调去参加大会战的是玉门油田的钻井队,劳动英雄王进喜就在此列,并担任队长。钻井队得到通知时值冬末初春,立即打点行李出发。由于交通和路途之遥远,按半个月行程计算到达。由于自然灾害时期,每个队员领到了7斤粮票和7斤干粮作伙食。上了火车后看到断粮的乘客,把部分干粮给了乘客,剩下的队员均着省着吃。到北京需转换车,停留时队员看到公交车因缺油,车顶放着大气包,大家无比感叹。为给祖国、为给首都、为给党中央和毛主席争光,王进喜出于工人阶级纯真的感情,说出那句大公无私、献身祖国的建设的悲壮的豪言壮语:“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大庆油田会战当年出油,年年增产;经过三年多的奋战,高水平地探明和建设了大庆油田,形成了年产600万吨原油占全国原油产量的67.3%,即 以上。1963年,全国原油、汽油、柴油、煤油和润滑油等主要产品产量全面超额完成计划;中国自己设计和新建成的大型炼油厂,建设时间缩短了一年。1963年12月2日,周总理在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庄严宣布:“我国需要的石油,现在可以基本自给了。”至1965年底,我国实现了国内消费原油和石油产品的全部自给。其中,大庆油田提供的高产优质原油,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产生了所谓的“大庆精神”。人们从各方面和角度来阐述和总括“大庆精神”:战胜困难,奋发图强,吃大苦、耐大劳、公而忘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以及“三老、四严、四个一样”的工作作风等。归根结底,“大庆精神”就是三面红旗精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精神、主人翁精神。毛主席于1964年发出“全国工业学大庆”的伟大号召。在整个工业战线,涌现出一批学习大庆的先进单位和个人,产生了许多大庆式的企业。据统计,从新中国建立到1964年,重工业各部门累计新建的大中型项目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在58年、59年、60年三年中建立起来的。也正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开始了自力更生研制“两弹一星”的尖端科学技术。1959年6月20日,苏共中央致函中共中央,以苏联正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谈判关于禁止试验核武器协议为由,宣布中断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的有关技术资料等项目。1960年7月16日,苏联政府照会中国外交部,决定撤走全部在华专家。当时中国正处在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国防尖端科技项目是“上马”还是“下马”,意见很不一致。毛主席明确指示: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不能放松和下马。毛主席还指示:“要大力协同做好这项工作。”全国26个部委、20多个省区市、1000多家单位的科技人员大力协同,在攻克尖端科技难关方面显示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个优越性是什么呢?是公破私,为科技进步展开了公有制的光明大道。研制、实验大军在戈壁荒滩、深山峡谷建立基地,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艰苦创业。出于保密的需要,他们隐姓埋名,断绝与外界有碍工作的来往,默默无闻地为祖国的国防尖端技术事业做贡献,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里需要特别指出建设和维护、保障试验基地的二十多万职工,他们是从河南和山东农村人民公社挑选出来的出身好、身体好、政治上可靠、而且是多兄弟的,年轻(20岁以下)的男青年社员,并且是没结婚,没家庭负担才合格。(接)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