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治经济学批判 查看内容

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生产(十)

2018-2-1 07:56|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180| 评论: 0|来自: 工农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组

摘要: 七月一日毛主席下船登庐山,并作诗一首。七律·登庐山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从7月2日起开始在江西庐 ...

七月一日毛主席下船登庐山,并作诗一首。

七律·登庐山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7月2日起开始在江西庐山由毛主席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会议讨论十八个问题;先开几天座谈会,讨论以上问题然后再开两三天大会,通过以上文件。对于这十八个问题,毛主席说道:一读书。有鉴于去年许多领导同志,县、社干部,对于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还不大了解,不懂得经济发展规律,有鉴于现在工作中还有事务主义,所以应当好好读书。八月份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读书,或者实行干部轮训。中央、省、市、地委一级委员,包括县委书记,要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我们提倡读书,使这些同志不要像热锅上的蚂蚁,整年整月陷入事务主义,搞得很忙乱,要他们有时间想想问题。去年有了一年的实践,再读书会更好些。二、形势。国内形势是好是坏?大形势还好,有点坏,但还不至于坏到“报老爷,大事不好”的程度。八大二次会议的方针要坚持。总的说来,……实际上是:有伟大的成绩,有不少的问题,前途是光明的。基本问题是:〔一〕综合平衡;〔二〕群众路线;〔三〕统一领导;〔四〕注意质量。四个问题中最基本的是综合平衡和群众路线。要注意质量,宁肯少些,但要好些、全些,各种各样都要有。去年“两小无猜”〔小高炉、小转炉〕的搞法不行,把精力集中搞这“两小”,其他都丢了。去年大跃进、大丰收,今年是大春荒。现在形势在好转。去年这时很快地刮起了“共产风”,今年不会刮,比去年好。明年“五一”可以完全好转。去年人们的热情是宝贵的,只是工作中有些盲目性。在大跃进形势中,包含着某些错误,某些消极因素。现在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包含着有益的积极因素。去年形势本来很好,但是带有一些盲目性,只想好的方面,没有想到困难。关于具体工作,对三、今年任务;四、明年任务五、四年任务;毛主席合起来讲了。六、宣传问题。七、综合平衡问题。大跃进的重要教训之一、主要缺点是没有搞平衡。在整个经济中,平衡是个根本问题,有了综合平衡,才能有群众路线。整个国民经济的比例关系是在这些基础上的综合平衡。八、群众路线问题。九、工业管理问题。特别要强调质量问题,能否在很短时间内解决?应该争取在一二年内解决。十、体制问题。十一、协作关系。十二、公共食堂。要积极办好。按人定量,分粮到户,自愿参加,节余归己。吃饭基本上要钱。在这几项原则下,把食堂办好,不要一轰而散,都搞垮了,保持百分之二十也好。食堂和供给制是两回事。十三、学会过日子。口号是:富日子当穷日子过。十四、三定政策。定产、定购、定销,群众要求恢复,看来是非恢复不可。政策三年不变,……自留地不征税。十五、恢复农村初级市场。十六、使生产小队成为半核算单位。十七、农村党的基层组织领导作用问题。基层党的活动削弱了,党不管党,只管行政。十八、国际问题。要统一思想,对去年的估计是:有伟大成绩,有不少问题,前途是光明的。缺点只是一、二、三个指头的问题。许多问题是要经过较长的时间才看得出来的。

但在这第一次会议上就出现了大问题:“团结和分裂”的问题,于是又增加了一个问题:“十八、团结问题。中央至县委。”这就成了十九个问题。对此,毛主席认为:“就是对抗那个分裂。”这是一个什么问题呢?其实就是前两个问题:形势。第一个问题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理论基础回答和指导社会主义建设问题,这就是社会主义中的有计划地建设要按比例,即综合平衡问题;这就是因两种所有制的发展水平需要“价值法则和等价交换”,这就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出现了两种生产,即产品生产和商品生产;这个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最终过渡到只有全面所有制中的产品生产的共产主义社会。所以,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商品生产是在一定的限度内,范围内存在,并处于最终消亡中。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是共产主义。第二个问题是对八大二次会议的路线和方针的立场和态度问题,是对三面红旗正错、得失、存废的立场、观点、方法问题。既然有这两个问题,必然引起第十八个问题:党的团建和分裂问题。所以,从7月2日到8月1日一个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引起从8月2日到8月16日召开八届八中全会就是必然的了。这是一场阶级斗争,是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毛主席说:“庐山出现的这一场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积极的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在中国在我党,这一类斗争,看来还得斗下去,至少还要斗二十年,可能要斗半个世纪,总之要到阶级完全灭亡,斗争才会止息。”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连续召开,计有一个半月之长。单就会议的文件、发言、记录、活动及以后几十年的回忆、评述真是汗牛充栋。可以说,在不同的人头脑中有不同的庐山会议图景。我们这里不必去述评它,尤其是个人回忆或后人的追忆,更不要去理睬它,当小说看一看甚至也不值得。但是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八一年《历史决议》的二〇一〇版《党史》值得一提,这只是证明了:一、庐山会议上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捍卫三面红旗是完全正确的;证明八大二次会议对八大一次会议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否定和批判是完全正确的;二、庐山会议后阶级斗争更加激烈和公开化,逐步完全暴露了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真面目,从六二年的“黑暗风、翻案风、单干风”到78年的“崩溃论(新形势下的黑暗风)、翻案风、单干风”完全是一脉相承的;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宣布的阶级斗争史观历史和逻辑的一致、历史的辩证法。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批、改”就是斗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除了死不悔改的走资派,还要采取“团结——批评——团结”的态度,这些党内走资派是怎么来到世界上、来到党内的呢?这是历史的产物、是生产方式的产物、是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产物,是无产阶级革命——不断革命——继续革命的产物;决不是资产阶级唯心史观和当代反革命修正主义所说的“极左”的、主观的、个人好恶、权力斗争的产物。这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在世界观上必是唯心主义者,他们就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世界上来的。比如,“邓三科梦”怎么会知道自己的“邓三科梦”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的执“梦”不醒,竟在三十多年后还说什么“小岗村的梦就是中国农民的梦”,不是证明了毛主席的名句“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正确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代的走资派同半个世纪后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复辟派是唯心主义者,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来到世界上来的。毛主席在庐山会议上谈到资产阶级民主派历史地变成右倾机会主义者,亦揭示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走资派的阶级根源和历史根源。至于五十年后的这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当权派则是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后的产物或“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关于资产阶级民主派,在庐山会议上毛主席论述道:“两个阶段,两个总路线,所谓两个阶段,就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阶段。这些同志,他们是为了参加那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而参加共产党。对于第二个阶段,要消灭资本主义、个体经济,没有精神准备。要估计到他们有可能改造。什么个道理?他们在历史上曾经做过好事。他们要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对于社会主义,他们也有一种不很清楚的,决议中所谓‘模模糊糊’的愿望,他们也有革命的一个侧面。我们的根据就是因为他们有革命的一个侧面。……旧的社会斗争止息了,新的社会斗争又起来。总之,按照唯物辩证法,矛盾和斗争是永远的,否则不成其为世界。资产阶级的政治家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一点不错。不过,斗争形态,依时代不同而有所不同罢了。就现在说,社会经济制度变了,旧时代遗留下来残存于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们头脑里的反动思想,亦即资产阶级思想和上层小资产阶级思想,一下子变不过来。要变须要时间,并且须要很长的时间。这是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党内斗争,反映了社会上的阶级斗争。……人们对于社会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理解,是要通过自己的经验和实践,才会逐步深入的。特别是有一些党内斗争,例如高饶、彭黄这一类斗争,具有复杂和曲折的性质。昨天还是功臣,今天就变成祸首。怎么搞的,是不是弄错了?人民不知道他们历史的变化,不知道他们历史的复杂和曲折。这不是很自然的吗?应当逐步地、正确地向同志们讲清楚这种复杂和曲折的性质。再则,处理这类事件,不可以用简单的方法,不可以把它当做敌我矛盾去处理,而必须把它当做人民内部矛盾去处理。必须采取‘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批判从严,处理从宽’、‘一曰看,二曰帮’的政策。……我党三十八年的历史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这是大家所知道的。”

毛主席在这四十六天中的讲话和批语,这里不去详述了。会议后,全国人民继续高举三面红旗伟大旗帜建设社会主义。反右倾、鼓干劲,在自然灾害困难中不泄气、不低头,克服困难,争取更大的成绩。联系到以后事件的发生,这里把毛主席在八中全会闭幕会上论海瑞的一段话摘述如下:“现在听说海瑞出在你们那个里头,海瑞搬了家了。明朝的海瑞是个左派,他代表富裕中农、富农、城市市民,向着大地主大官僚作斗争。现在海瑞搬家,搬到右倾司令部去了,向着马克思主义作斗争。这样的海瑞,是右派海瑞。我不是在上海提倡了一番海瑞吗?有人讲,我这个人又提倡海瑞,又不喜欢出现海瑞。那有一半是真的。海瑞变了右派我就不高兴呀,我就要跟这种海瑞作斗争。”“我们是提倡左派海瑞,海瑞历来是左派,你们去看《明史·海瑞传》。讲我提倡海瑞,又不愿意看见海瑞,对于右派海瑞来说,千真万确。但不是左派海瑞,左派海瑞是欢迎的。如果不欢迎左派海瑞,不喜欢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来批评我们的缺点错误的这种人,这种同志,那末,就是错误的,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了。决议中有一句说:对于那一些站在正确的立场而批评工作中的缺点的,这是完全应该保护的,应该支持的。这就是指的海瑞,左派海瑞。”

庐山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后,毛主席同陈伯达、胡绳、邓力群、田家英及后加陶铸、胡乔木一起读苏联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编写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修订第三版下册,上册为资本主义部分,下册为社会主义部分,共十七章(第二十章至三十六章)和一个结束语。在读的过程中,毛主席发表了许多评论,写了一些批注。这个读的过程从1959年12月10日起到1960年2月9日结束,计有近两个月时间。在12月30日写给李讷的信中说:“想你。要读浅近书,由浅入深,慢慢积累。大部头书少读一点,十年八年渐渐多读,学问就一定可以搞通了。我甚好。每天读书、爬山。读的是经济学。我下决心要搞通这门学问。”毛主席的批评和评论涉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许多方面及对苏联和中国的具体经验问题和理论问题,内容丰富;其中心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所以毛主席说:“读的方法是批判的方法,不是用教条主义的方法。……明年就要读他们的哲学,就是那个《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反对现代修正主义必须进行理论上的批判。”

八届九中全会 1961年1月14日——18日 北京

八届八中全会后,在全国各条战线开展“反右派,鼓干劲”的运动,这个运动产生了两个结果:其一是为克服困难必须坚持高举三面红旗,争取实现59年的继续跃进,不泄气、不低头,增强信心,这对处于在三年自然灾害情况下,不泄气、不畏缩是十分重要的;还有另一种结果是使“五风”在反右倾形势下不但难于纠正,反而助长了“五风”。伴随着克服自然灾害工作的进程,“五风”问题也再次提到日程上了。要加强农业第一线,要增产粮食,就必须彻底纠正“五风”,尽速从根本上解决粮荒问题。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涉及到人民公社的根本性质,即所有制问题。1960年6月8——18日在上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第二个五年计划后三年(六〇年到六二年)的补充计划,并讨论国际形势。会议强调作计划必须留余地,要坚持以农业为基础的方针,加快发展农业。

6月18日晨,毛主席写出《十年总结》,文中强调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主动性问题时说:“主动权是一个极端重要的事情。主动权就是‘高屋建瓴’,‘势如破竹’。这件事来自实事求是,来自客观情况在人们头脑中的真实的反映,即人们对于客观外界的辩证法的认识过程。”同日,在闭幕会上说:“一九五九年三月第二次郑州会议我主张对‘一平二调’的账可以不算。要算还是不要算账,这是关系广大群众利益问题,关系公社的所有制能不能巩固,能不能发展的问题。……我企图从历史说明问题,就是讲一点历史,因为不讲历史就没有说服力。……盲目性少一点,自觉性多一点,主动性多一点,被动少一点。……去年灾荒实在估计不足,真正地估计不足。今年又是北旱南涝。……总路线是正确的,过去十年是有成绩的。”

七月北戴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谈到农业问题时,毛主席说:要真正以农业为基础。农业被挤了十年,一挤劳动力,二挤设备、运输力。工业上去了有利有弊,现在要去其弊。把现有劳动力搞出个比例。过去产量估计过高,水利方面上人太多,生活管理又很差。现在要贯彻劳逸结合,管好生活,搞好作风,保证最低生活。城市与乡村同时安排,粮食、经济作物、副食品三者统一安排。……要真正实事求是,密切联系群众,不要脱离群众,把社队干部训练好,把公社制度建立好,争取六〇、六一、六二年把工作作好,把人民公社搞好,主要建立各种制度,如三级所有制。

10月10日阅湖北省和福建省委的报告,毛主席阅后批示:“富春同志:湖北沔阳县一平二调问题至今未解决、粮食减产、问题严重文件一件,福建闽侯县委第一书记在该县城门公社一个社即坚决压下两千多人(占总劳力百分之四十五)下去生产文件一件,以上两个文件极好。”并要中央就此起草有力指示,阅后于当日发出。指示说:“纠正‘一平二调’的‘共产风’,纠正强迫命令、浮夸和某些干部特殊化的作风,坚持以生产队为基础的公社三级所有制,是彻底调整当前农村中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关键问题,是在公社中贯彻实现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的关键问题。同时,为了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必须在农业战线上保持和配备足够的劳动力。现在发给你们两个文件,一个是关于农村中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问题,一个是关于农业生产力的问题。如果不实事求是地、迅速地处理这两个根本问题,就不能实现党中央所提出的关于以农业为发展国民经济基础的这个基本方针。……对上述两个根本性问题,作全面的彻底的解决。各省的工作部署如何,请尽快报告中央。”这个指示是马克思主义的,因为它指出了生产方式中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个“关键问题”、“根本问题”。“一平二调”就包括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和劳动力的平调。这种情况也反映在十月十二日山西省关于农村劳动力问题给中央的报告中:今年农忙的四、五月份,全省参加田间劳动的劳动力仅占劳动力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八,而且是女多男少,老多壮少。主要原因是,基本建设战线、县和公社两级的工业及其他企业事业等占用劳动力过多,脱离生产的青少年学生增加过猛。……坚决从各方面挤出一切可能挤出的劳动力,充实农业生产战线……。

十月下旬连续听各大区农业情况汇报。10月26日,毛主席阅李富春10月24日报送的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四名干部10月21日关于河南信阳地区大量饿死人和干部严重违法乱纪等问题的调查材料,批示:“请刘、周今日即看,下午谈一下处理办法。”正是在此时,毛主席开始吃素,不吃肉了。对护士长说:国家有困难了,我应该以身作则,带头节约,跟老百姓共同渡过难关,不要给我肉吃,省下来换外汇。这是根据吴旭君的回忆。另据汪东兴回忆是,1960年12月,毛泽东宣布:从1961年1月1日起,我不吃猪肉和鸡了。由此推之,可见信阳事件在毛主席心中引起的震动,在他心中的份量,对彻底纠正“五风”的决心等。

11月2日就转发安徽省为关于召开五级干部大会检查贯彻人民公社各项政策情况的报告,起草中央的批语指出:“……吸取安徽经验,结合你们自己的情况,定出办法,迅速施行,越快越好……并向中央写一报告,是为至要。”并批示:“……两天内请富春用电报发出,勿误为盼。”安徽报告说:……五级干部大会,全面检查郑州会议以来中央和毛主席关于整顿、巩固人民公社的一系列指示及各项政策贯彻执行情况。……指出当前某些社队存在的“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等亟待解决的问题检查县委在执行政策方面的缺点,在弄清政策,提高认识的基础上,进行群众性的检查评比,表扬好干部,揭发和处理坏人坏事……

11月初,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共12个问题:(一)三级所有,队为基础,是现阶段人民公社的根本制度;(二)坚决反对和彻底纠正“一平二调”的错误;(三)加强生产队的基本所有制;(四)坚持生产小队的小部分所有制;(五)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和小规模的家庭副业;(六)少扣多分,尽力做到百分之九十的社员增加收入;(七)坚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供给部分和工资部分三七开;(八)从各方面节约劳动力,加强农业生产第一线;(九)安排好粮食,办好公共食堂;(十)有领导有计划地恢复农村集市,活跃农村经济;(十一)认真实行劳逸结合;(十二)放手发动群众,整风整社。同时,中央发出《关于贯彻执行“紧急指示信”的指示》,指示说:贯彻的关键,首先在于提高干部的思想,特别是县、社两级主要负责干部的思想,提高他们的经济理论水平和政策水平,使全体干部真正弄清楚在现阶段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真正分清共产主义和平均主义的区别、大集体下的“小自由”和资本主义自发势力的区别等。指示要求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人民团体各党组和军委总政治部,要深入检查自己的工作,再不允许由于自己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的领导和不切实际的过高要求,而引起下面干部的“共产风”、浮夸风和命令风。

毛主席在11月15日批示:“总理:在讲大好形势、学习政策的过程中,要有一段时间大讲三分之一地区的不好形势,坏人当权,打人死人,粮食减产,吃不饱饭,民主革命尚未完成,封建势力大大作怪,对社会主义更加仇视,破坏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农村工作极为艰苦,要有坚强意志决不怕苦的精神才能去。……全国大好形势,占三分之二地区;又有大不好形势,占三分之一的地区。五个月内,一定要把全部形势都转变过来。共产党要有这样一种本领,五个月工作的转变,一定争取一九六一年的农业大丰收,一切坏人坏事都改过来,邪气下降,正气上升。”同日起草中共中央关于彻底纠正“五风”问题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的指示:“必须在几个月内下决心彻底纠正十分错误的‘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对生产瞎指挥风,而以纠正‘共产风’为重点,带动其余四项歪风的纠正。省委自己全面彻底调查一个公社(错误严重的)使自己心中有数的方法是一个好方法。经过试点然后分批推广的方法,也是好方法。省委不明了情况是很危险的。只要情况明了,事情就好办了。一定要走群众路线,充分发动群众自己起来纠正干部的‘五风’不正,反对恩赐观点。下决心的问题,要地、县、社三级下决心(坚强的贯彻到底的决心),首先要省委一级下决心,现在是下决心纠正错误的时候了。只要情况明,决心大,方法对,根据中央十二条指示,让干部真正学懂政策(即十二条),又把政策交给群众,几个月时间就可把局面转过来,湖北的经验就是明证。十二月上旬或中旬,中央将召集你们开会,听取你们的汇报,请你们对自己的工作预作安排。”毛主席并嘱咐机要秘书:“各地送来的贯彻中央紧急指示的报告,我都要看。”

在毛主席的亲自领导下,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掀起了纠“五风”的声势浩大、广泛深入、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各地把纠正“五风”的情况及并连续逐次向中央报告,接受中央的指示。如甘肃省在11月份给中央四次报告。毛主席起草转发这个报告的批语说:“甘肃省委在作自我批评了,看起来批评得还算切实、认真。看起来甘肃同志开始已经有了真正改正错误的决心了。毛泽东同志对这个报告看了两遍,他说还想看一遍,以便从其中吸取教训和经验。他自己说,他是同一切愿意改正错误的同志同命运、共呼吸的。他说,他自己也曾犯了错误,一定要改正。……”浙江省委的报告写道:“……深深体会到‘五风’的严重危害。‘五风’屡反屡犯的根源,是我们对发展国民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和现阶段人民公社以队为基础的三级所有制这两个根本问题,理解不深,执行不坚决。……”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