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工农之声 查看内容

工人,才是过劳死的高危人群!

2018-4-8 00:49| 发布者: 妮歌| 查看: 163| 评论: 0|原作者: 林崖|来自: 旗帜日刊

摘要:   芝加哥的风在哭泣  就在一八八六年神圣的五一  烟草工人们勇敢上街去  干草市场腥风血雨  劳动者要活得尊严  工作之外还要学习娱乐和休息  工作时间限制最多八小时  世界工人的口号和旗帜  听五 ...

   芝加哥的风在哭泣

  就在一八八六年神圣的五一

  烟草工人们勇敢上街去

  干草市场腥风血雨

  劳动者要活得尊严

  工作之外还要学习娱乐和休息

  工作时间限制最多八小时

  世界工人的口号和旗帜

  听五一号角正热烈地响起

  我们高唱慷慨的歌曲

  布条和口号是我们的武器

  工人力量联合起来跨越国际

  从亚太 到非洲 到欧洲美洲

  剥削和压迫从未曾停手

  世界的工人我们命运相同

  我们携手抵抗全球化潮流

  人类不是资本奴隶

  改造社会要朝向公理和正义

  世界工人运动事业跨世纪

空中飘扬战斗红旗

 

这首歌,是为了纪念188651日,美国芝加哥工人为了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而,五一国际劳动节也是因此而来。

  但130年过去了,对于中国工人而言,八小时工作制仍然是一种奢求。

  反而,员工“过劳死”事件在中国早已不罕见,最近终于得到了各大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工程师过劳死啦,有老板过劳死啦,有记者过劳死啦等等。

  然而,根据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十大健康透支行业名单”,制造业的工人在过劳死行业名单中高居榜首。医师协会认为,枯燥压抑的工作环境、重复呆板的机械化动作、经济压力等,使之成为健康的高危岗位。

    20152月,中华全国总工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法律工作部部长郭军表示,一些企业安排劳动者每日工作长达十几个小时,很少有正常的休息日。一些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未执行带薪休假制度。富士康等一些制造业企业长期违法安排劳动者长时间加班,致使部分劳动者出现各种心理健康问题,导致过劳死或自杀现象时有发生。

郭部长这一番话,不管是发自肺腑还是逢场作秀,也算是准确描述了制造业工人的生存状态。

而过劳死在实行倒班制的工厂尤为严重白夜班交替导致作息的混乱,夜班期间睡眠的深度变浅、质量较差,加班又使得工人体力过度消耗,同时也没有了必要的社交。时间一长,会使人感到每日劳动后,体力和脑力耗损得不到完全补偿与恢复,造成疲劳的积累或过度。

   “自愿加班?”与“过劳死!”

  现如今,郭部长所说的血汗工厂遍地都是,几乎很少有工人是不用加班和上夜班的。然而,许多工厂并不愿意承担“加班导致工人过劳死”这一责任。关于加班,它们的回应是员工自愿,员工希望多加班,这样可以拿到更高的月工资。

  当然,它们说的也没错,加班确实是许多一线工人的渴望,但是企业用员工自愿加班来推脱过劳死的责任时,他们还忘了另外一点——是什么原因令得工人希望多加班

  难道工人都是可以不用休息,哭着喊着就是喜欢干活的工蜂似人物

  我看这是未必的,制造业生产车间的枯燥无聊,以及非人性化管理,在很多我们接触过的工人眼中,简直就是一个想结束却不能结束的噩梦。

唯一支撑大家熬过八个钟又强打精神继续加班的理由就是钱。

  古时候的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回到乡下还能采点菊花欣赏欣赏南山美景。现在的我们不折腰就要饿死。不止要折腰,搞不好小命就没了

前,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也发布了2013中国中青年人身体健康状况大调查”。在回答其中一项“用你的健康来换取金钱或职位,你同意吗”,有17.2%的人“坚定”地表示“认同,我一直这么做”,还有42.1%的人“纠结”地选择了“不认同,但我必须要这么做”。

这就是现实,“不得不累”变成了现代人的基本生存状态,“不得不加班”也成为工厂工人的普遍共识。不加班就没有钱呀在老板制定游戏规则的工厂,工人所有的自愿都是不得不“自愿”

  工厂普遍以所在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作为底薪。根据人社部2017111日公布的情况,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达2300元,为全国最高。有四个城市是目前全国月最低工资标准超过2000元大关的城市,其他城市就更不用说了。

  两千块呀有点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两千块光一个人吃饭喝水都不够,更不用说养家糊口了,喝西北风都没地方张嘴

  不“自愿加班”怎么活?!只是这样的“自愿加班”,在老板制定游戏规则的工厂里,都是被逼的

在十万个被逼的情况下加班,身体在忙碌,心灵在焦虑,身心俱疲,过度透支身体之后,不少人因此而陷入亚健康状态,出现“过劳死”也就不足为怪了。

 提高底薪不加班,拒绝过劳死!

  制造业是过劳死的高危行业,既然是高危那就得改变改变的首要并且最重要的就是加工资,提底薪

  工厂工人通过没日没夜的加班,工资才能达到所在城市的平均水平。那大家的要求就应该是——不加班工资就必须是当地的平均工资水平比如2016年深圳的平均月工资是8141,广州是7178

  最低工资是国家干预下的工资,但如果最低工资标准只能使工人在打工地工作而无法正常生活,无尊严与幸福感可言,这样的低标准肯定需要提高。

  并且最低工资标准也可以有其他的算法,如香港实施的最低工资标准,就是按一个工人在香港供养三个人来计算的。

再看看大陆的最低工资的计算标准,简直就是按半个人在工作地的生存来计算的,娱乐生活和家庭什么的根本没被考虑,于是才需要暗无天日的加班啦加班最终加成过劳死的高危行业


  现实中,经常还看到许多朋友为了多加点班而跟工厂斗争,这个自然是好的,大家已经迈出了斗争的第一步,但这还远远不够,要想体面生活,大家以后就需要改一改斗争方向了


一百年前,北美工人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进行过一场旷日持久的五一大罢工,工人中间有首《八小时之歌》是这么唱的:

   我们要把世界变个样,  我们厌倦了白白的辛劳,光得到仅能糊口的工资,

从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思考。我们要闻闻花香,我们要晒晒太阳,


我们相信:允许八小时工作日。

我们从船坞、车间和工场,

召集了我们的队伍,争取八小时工作,

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归自己 

  一百年过去了,制造业还是过劳死的高危行业,我们还因为过劳死在这里发牢骚,尼玛,孙中山先生说得对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